故事   |   资料   |   技术   |   报告   |   娱乐   |   主页   


高云双影
——我们2人的木雅·贡噶山登山日记
中国,四川
2001年4月08日-2001年5月20日

by Claudia Baumler & Hartmut Bielefeldt
小毛驴摘录翻译

译者的话

  2003年11月征求过作者意见,我作的该文章的汉语翻译可以我个人名义发表,但必须注明原作者。

  Hartmut Bielefeldt,德国工学博士,研究电学传感器类。从1992年列宁峰攀登开始,已有珠峰、卓奥友、阿空加瓜等高海拔登顶经历。

1、前言
2、法兰克福 – 北京 – 成都
3、成都——康定——六巴(汽车)
4、从六巴徒步到大本营
5、在木雅.贡噶山
6、徒步返回子梅村(上木居)
7、从六巴车返成都

[前言]

为什么写这一篇前言?
也许因为您从来没听说这座山。但它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大块头的山峰之一。
亚洲地图上往往同时包含两座山:珠穆朗玛峰和贡噶山。
从1932年起,仅有5支队伍登顶,直到 2001 ,仅18人站在顶上。
在2001春天,我们两个人的队伍尝试去攀登,我们俩来自德国康斯坦湖旁边的Frickingen-Leustetten镇。

2001 年 4 月 08 日星期日 /2001 年 4 月 09 日星期一
法兰克福 - 北京

2001 年 4 月 10 日星期二
北京——成都

2001 年 4 月 11 日星期三
成都

2001 年 4 月 12 日星期四
成都——康定

2001 年 4 月 13 日星期五
康定——六巴(198KM,开车)


2001 年 4 月 14 日星期六
六巴——子梅拉山口——子梅村

早上8点,两部送我们的车回成都了。留下我们两个人和我们的两个女士(1个是翻译、1个是登协联络官),于是,我们11匹马的队伍开始了无车的行程。
沿着一条好走,然而慢慢上升的路径,我们往东面的贡噶行进。
4个小时以后,我们到达海拔4560M的子梅拉山口。
这里可看见见木雅.贡噶,但主峰被正午的浓云挡住了。
在山口的另一边,路陡峭得很,雪因阳面而很快融化。
我们两个步伐比马队当然慢的很啦。

在坡下陡峭的石头丛中,我们遇到倒霉事:一匹马摔下去了有三百米,那马驮了我们装运的拖包。
剩下的马匹显然表示一幅战战兢兢的姿态;我们下到拖包散落的地方,一个拖包里的设备及罐头类食品没受损失,但一些饮料破碎了,和其他粉状的食品一类搅和到一起,变成了黏乎乎的模样。
另外一拖包装了速食品和汤料一类什么的,更是出了麻烦。
藏族人在坡上搜寻散落但可能有用的物什。
很多速食品散开了,糖果巧克力一类及更多的速饮品包装也都是湿乎乎的,面包化成一堆残渣。

食品设计中的1/3到1/4的卡路里就这样损失啦。
我们计划山里呆28天,而给养受损真是一个突变。我们挑战成功的机遇被大大降低了。
我们要么得赶计划,否则我们就低于定量来分配饮食。
可笑的是,只有这一些不必要的象速溶咖啡、听装啤酒甚至白酒,却丝毫未损呐!
我们得从这个事件学习点经验教训:饮食供应一类的千万别集中放在一匹马上去驮送它。

在尽可能把能用的东东收好清理干净后,我们花1小时的漫步到了有茂密树林的子梅村。
我们又住在藏屋里:一个马夫的家。藏族家庭财富的象征是铜盆,而这一家庭在架子上的铜盆数量,就没我们早晨路过的村庄(六巴)那么多了,也没有了取暖的炉子——仅仅有一个开放式的锅灶放客厅里。
雪在晚上开始降落,这似乎是这里天气的每日必修课。


2001 年 4 月 15 日星期日
子梅村——贡噶寺——草地

火昨晚持续很长时间,因此我们到早晨吸饱了烟。
今天,补充了损失的马,我们又恢复到11匹马。
3.5匹用作运我们的装备,汉族姑娘骑了2匹马,5.5匹马用来驮运她们的行李,这显然是她们在贡噶寺的需要(她俩不去大本营,一直守在将守在贡噶寺登德国人攀登完毕,就一起回成都)。
今天是多云的, 我们不知道余下将是好天气还是它将继续坏下去。
在 150 米的陡峭下降以后,过了一个有河流的桥。通过茂密,有薄雾的森林小道,登上山谷的斜坡;2 个小时以后,喇嘛寺贡噶寺 ( 3741 m ) 到达了。
建筑的主体部分在文革中差不多被毁,现在有了恢复。现在它是一个汉式的而非藏式的房顶。
我们的汉族姑娘将在这里留下来, 直到我们大约3星期后从山里回来。
一些藏族人同意帮我们背物资送往大本营:每人70元。他们总共5人 :其中3 个女人和 2 个男人,我们很快就开始了行程。
不幸的是,先要下几百米到山谷底, 然后再沿着河流以及冰川边缘的北部慢慢地上升。
重负使我们走得很慢, 慢慢的,脚夫和我们都要不停的休息。
下午2 点钟降雪来临, 我们只好停下步伐,而背夫们回去了。我们就在这还算舒服的草地边缘扎营了。看起来近距离还没有合适的扎营场地。

这里海拔4090 m , 到计划中的传统大本营仍有约 400 米高度差。
唉!我们离开贡噶寺仅走了 4公里,是从贡噶寺到大本营的8 公里的一半路程。
我们该怎么着?瞧我们俩个,明天该如何将所有物资运送到大本营呢?
这时出现了短暂的晴空,我们俩便利用这点时间往大本营尽可能运了一点装备,仓促送到海拔4280米的地方。
返回宿营地时,又开始下雪了。

2001 年 4 月 16 日星期一
运送装备到大本营

昨天晚上睡的不错,而前晚是炉子的烟气逼迫我们早早离开了睡袋。
今早上薄雾而温度在0°C左右,我们开始往大本营运送装备,在海拔4380M我们发现一个好点,我们确定将大本营安排在这里。
中午12点,我们运送第一批物资到达大本营。下午1点,我们返回4090M处。
天气不允许第2次运输了,下午雾气阴沉,一直是下雪或软冰雹。
地面湿滑而不适合运送笨重的装备。

2001 年 4 月 17 日星期二
运送装备到大本营

今天天气好了些,早上我们进一步能看清5米外的东西。
呆会呢,甚至看到一方蓝色的天空。早上10点,天气变的阳光明媚,一直持续到下午5点时,冰雹再次袭击而来。
我们利用好天气,从4080的草地运送了3次装备到大本营。
还有个别装备临时放在4280M处,总之,我们的下三周计划中的物资基本运送完了。
我们观察到4380M的大本营旁边还有很多植被:除草以外有稠密的灌木丛, 大量杜松属植物,在斜坡上的灌木丛主要为3 种不同的类型:一种没有刺,一种有些刺,第3种仅在根部有些刺。这些灌木大约半米高。
处处有不同的鸟鸣——真是一个扎营的好地方。
除了我们,没有一个人在这个山谷里了。
明天从德国马格德堡市来的 4 个登山者应该也到达这里。那么,这春天在这山谷里将有6个人。
同时也有一些水,在溪流中跑动。奇怪, 为什么我们昨天没能发现最细微的水踪在那里呢?

2001 年 4 月 18 日星期三
终于到达大本营

昨晚上,下了相当长时间的雪,而早上却是无云的。
不幸的是,木雅.贡噶山正正地挡住了阳光,大本营在早上9点才有阳光光临。
没关系,我们今天没有什么大的团队计划啦。
4280M处临时存放的装备很快被背上来,我们现在开始检查、整理和排序各类物品。
现在附近有了溶化的流水,可以作些洗漱的工作了。
天气是美丽并且漂亮地温暖着。
木雅.贡噶山顶,高耸在大本营上面的 3200 米处, 有着一个突出的视角。

2001 年 4 月 19 日星期四
到C1的路线侦察

今天开始往C1。
当然, 我们应该首先了解线路。木雅.贡嘎的西北山脊有三条西山脊与之垂直, 三条副山脊之间是冰川。
常规路线通常是走左边山脊也就是最北的这条脊, 其下部是金字塔状的岩石结构,上部则被冰川覆盖。
最合适的路线是绕过金字塔, 从一冰川坡道上去再上升到山脊。 但这一坡道的部分冰川已脱落, 还有部分岩石非常陡, 只能作保护攀登,但这种方案似乎没有雪崩的危险。
于是,我们向金字塔顶开始岩石路线的攀登, 但到山脊顶还有200M高度时,我们遇到陡峭而破碎的岩壁。难度不算很大,但上上下下山脊运送装备,对于今后往返是一个颇为麻烦的事情。所以,这确实不是一条好路线。
现在是11 点钟, 雪变得很软。我们只好在金字塔的右边上,在冰碛盆里掩埋一些物资。尝试往上走了一点但雪深及膝。
于是我们计划明天继续观察常规线路,计划比今天早出发2小时。
在下午,一头孤独而巨大的牦牛在我们的帐篷附近游荡。相互的怀疑让我们坚持着保持一些距离, 后来我们看着它退一步悠然离开。总算避免了靠近的遭遇。
据说这类野牦牛具有攻击性。

晚上,我们返回大本营住宿, 4380 M。

2001 年 4 月 20 日星期五
负重往C1

早上5 点起床,天气看起来好象要下雪的样子,这难道将是一个坏周期的开始?
往冰碛盆的路线因为软雪而艰巨。再高一点,还好就变的舒服了一些。
从冰碛盆到金字塔顶的(其右后面是大冰川谷)岩石路线,不太困难 (难度在I-II) 。
考虑到其后面将会有很多软雪路段,返回必然会很疲倦。我们固定了一条路绳,留给返回时使用。

这右边的大峡谷的底部是没大难度的,但担心雪崩从高处往这里冲下来,所以我们有确切理由而快速通过。
再上一步,冰川峡谷上部分变得更陡峭, 大约有40 °坡度。但雪况良好, 我们在10 点到达山脊的撑墙。
但狭窄而陡峭不能扎营。我们在雪中如游泳一样地攀登着,往上再上点都不大可能了。
我们只好埋下辎重 ( 帐篷, 绳, 装备 ) 放在这个海拔5310M的点,就下降返回了。冰川峡谷里现在是阳光充足,雪正逐渐变湿软,也将变得更危险。
下午1 点左右,返回到了大本营。从冰碛盆到山谷,穿越深而湿的雪,脚下是掩藏的大大小小的石头。在这下降回BC的路上,景色美得无与伦比,深深打动人心。
我们遇见我们的朋友, 那头健壮的牦牛,而它对我们相当得不感兴趣。还没看见马格德堡市 登山队的到来。

2001 年 4 月 21 日星期六
在大本营的一天休息

昨夜,雪很勤奋地下呀,足有10厘米。早晨有雾气而温暖,今天是休息日。
太阳不久后出现,几度听见和看见雪崩。我们读书,吃东西和整理食物,并考虑下一步的战术。
如果继续雪崩的话,我们宁可舍弃金字塔上面建营地的计划,而会在低一点冰碛盆建立一个营( 4800 M),或干脆往西北山脊上的更高位置 ( 6000 M以上 )去建营。

凌晨4 点 30 分, 4人组合的马格德堡市队伍的3个人 ( Steffen , Heiko 和 Jens ) 到达大本营。他们在冰川上选错路线绕路了,徒劳耗费了精力,而我们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我们不大称职的脚夫起码清楚路怎么走。
他们的第四个人 (Dirk ) 还在贡噶寺,他们还要往返贡噶寺多次,才能安排运送完大本营的物资。

2001 年 4 月 22 日星期日
在冰碛盆的露营

中午以前, 我们带了一个帐篷到达冰碛盆,还携带了高海拔用的睡袋和很多食物。
通过软湿的雪,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我们花了近3个小时上升了大约 500米高度。
新的营地选在 4850M(这之后是很陡峭的金字塔路线),大量落石和雪崩还不能波及这里,这是最后的安全地方。
从这里能漂亮地看晚上云朵怎么在山谷上面漫步, 雾气先是覆盖了贡噶寺的方位, 接着覆盖了大本营。在晚上, 冰川大量的落石持续轰鸣了很长时间, 但我们营地远离滚石线路。当然,噪音无疑也扰乱了我们的睡觉。

2001 年 4 月 23 日星期一
返回大本营

凌晨2 点 30 分,我们离开了4850M的营地。
我们发现雪太软,在 20 分钟以后,我们仅仅获得了 50 米的攀登高度, 我们只好放弃了上升1200 米到6000米高度的想法。
即使我们能直上金字塔,这也将是一个巨大的工作。因此我们转返大本营。
当回到大本营白日睡觉时,我们上午大约10点听见有人经过帐篷。但他们不是马格德堡市登山队的小伙子,而是4个捷克人,他们选择木雅.贡噶山周遍一些稍矮的山峰作为他们的攀登目标——根据交谈信息,他们计划登山时间仅到5月4日就要撤退了。
今天的天气,相当多云,阳光在云缝中间隙而明媚地插足。
在太阳下,天气很快变得很温暖,。但在下午3点,冷冷的薄雾伴随着风和冰雹光顾了——这是俺们应撤退缩进帐篷的理由。

2001 年 4 月 24 日星期二
负重到冰碛露营点(4850M)再返回

再次,我们在早晨5点的轻柔小雪中离开大本营。
然而之后天气越来糟糕:雪下得越来越稠密。我们原本计划到C1扎营后再定下面打算。但在坏天气下,如果上升到C1并呆那里,存在雪崩危险,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也没有太大可能性。
不管怎样,在冰碛露营是最好的选择。我们现在也是习惯于贡噶的这多变的气候了 ( 在大本营我脉搏52下, 在家我脉搏54 ) 。
我们在冰碛露营观察和尝试后,很快就狼狈地在暴风雪中收工了。我们又返回大本营。雪覆盖了凌乱的鹅卵石和斜草坡,踉踉跄跄地,倒加快了我们下降的速度。
剩下全天的时间都在下雪。
下午7点雪突然停了,我们第一次看见了夕阳中的木雅.贡噶山。
只能用两个字来描述:高大。

2001 年 4 月 25 日星期三
上升到C1

在大本营,这是一个漫天星斗的夜晚。我们又花了2小时到达冰碛露营。收拾了昨天放下的装备,也许我们今天能到C1了。
既然冰碛露营过一晚是很不舒服的,而且一天时间到达西北山脊(6000M)又是不大可能的,于是我们决定使用金字塔上面的常规C1作为计划中的营地。
昨天的雪积在冰川峡谷很深。上部分看起来仍然有点不稳定,为了避开它,我们在小冰川舌的右边上攀,以便穿越回到C1 ,这一尝试没有成功。
冰破碎而陡峭。我们的第2次尝试就调整到峡谷的左边上,在雪岩混合地带进行上攀,最终在地平线上出现了刃脊上的C1 :5310 M ,这竟然花了 7 个小时!
我们的高山靴如此沉重,但想到终于能休息下来度过一夜,总还是比较欣慰。 2 个小时以后,我们从冰雪坡上辛苦地平整出了平台扎营。此时,冰雹再度来临,风搅和着,将雪刮到不同的方向。

2001 年 4 月 26 日星期四
继续的尝试失败;返回大本营

我们安然在C1过了一夜,在早晨4点半,又开始上面路线的侦察。不是很冷,但是风很狂暴,条件很糟糕:路线越来越陡峭,在10厘米的软雪下,是硬硬的水冰。
从营地往上看是超过45度的斜坡,我们对这些地形不是很乐观。我们第2次尝试寻找合适路线,但10分钟后结束了。
在雪不停以前, 除了固定路绳外,没有什么可作的。而且,往后去我们没有足够的绳。
但是雪什么时候会停, 如果连半天的好天都没有又怎么办?
我们只好下降回去大本营。冰川峡谷仍然还稳定, 因为风力的不同,这里也不同于上面的雪况。除了地形难点以外,下降中的一些地方也有偶然的深雪。
我们的C2应建立在西北山脊上,但比预期发现存在很大的困难。
天气是完全无法预料的, 除了多变外,通常下午都是坏天气, 现在,白天能够用于攀登的时间太短了,在 上午11 点前后,雪开始变得湿软,并且雪崩危险也增加了,地形条件也越来差。上面不只是几十米而是几百米的硬冰区域。
我们检查了我们的绳子是否足够,为了更高营地的攀登,装备也必须更充足和精良。

我们将有一个实现成功的机遇吗?
我们都已经花了一星期,才勉强到这个C1。那难道仅仅是到顶峰的1/3路程吗?后面还有2000米高度。
如果再来尝试一次不成,这之后的进程可能没有意义了。按计划在5月10日 , 我们得撤掉我们的大本营。而从现在开始,如果要实现冲顶的话,我们起码需要 8 天, 而且要以最完美的可能性来设计:

第1天 :C 1
第2天 :C2扎营后,回到C1
第3天 : 返回C2
第4天 :修路到C3 , 回到C2
第5天: C3宿营
第6天 :登顶回到C3
第7天:下降到C2
第8天 :返回到大本营

2001 年 4 月 27 日星期五
大本营休息日

万物皆灰色。到中午,才有冷不丁点的可怜阳光。
今天,我们再来享受第2个休息日。Steffen和Jens (马格德堡市登山队的两位)将上C1观察路线。
下午我俩在BC周边溜达。
小贡巴冰川两侧很好玩, 在山梁的海拔4600M的岩墙中有个有趣的壁龛, 显然是作宗教仪式活动的地点。上去的路,布满难以穿越的浓密的灌木丛,这很可能是苦行僧修炼的地方。
不久,走完小山谷到达陡峭的冰碛上,而在这里,可以清晰地欣赏狂野的冰瀑群和木雅.贡噶山;若云不遮住顶点,这风景堪称完美。
我们爬过陡峭的石坡, 在海拔4970M到达山脊,这里可以清晰综观贡噶的西北山脊。我们看见捷克人已经到了C1。
再向上到5000M,这里竟还有杜松属和刺灌木的生长。天突然要变坏,我们只好快速下降。这三天以来,大本营那里没有流水,晚上我们增加一个任务是花一小时去找水。
后来在山谷里,又下雪又打雷的。


2001 年 4 月 28 日星期六
大本营休息

整个晚上不停地下雪,但早晨只积了几厘米而已。
天气太糟糕了, Claudia也拉肚子。
我们只好推迟了往C1的时间,以便在大本营恢复。
望远镜里看见捷克人显然打头正在C1以上一点处蚁行,他们仅上升了3个绳距左右。
今天,天气提前在下午两点钟降雪。
我们还得上行一小时到山谷里取水。
我们离开六巴村后已经过去15天了,迄今只有两天没有降雪。

2001 年 4 月 29 日星期日
攀到C1

大本营有2-3厘米的雪深。
今早无云,通望冰碛营地的路,都因雪薄薄地盖了石头,走起来很不爽。
而在冰碛营地后的冰川大峡谷,雪积得又松又深,有时齐腰。
这样我们花6个小时到C1。
Steffen和Heiko(马格德堡市队)侦察往C2去的路线,捷克人也一起。他们通过电台不甚清楚地告诉我们:冰雪坡的主段是很陡峭的冰壁,很可能要修路绳。捷克人实际上已修好下面的一段;而明天我们就能攀到那里了。
捷克人的活动安排对我们的心态越来有影响:他们说修完了往C2的路后,就准备明天下降撤到BC,然后登山结束而撤营,再徒步到南坡地带,回去磨西镇和康定,因为他们要赶5月7日回成都的期限。而我们也担心时间的不足。

2001 年 4 月 30 日星期一
雪困C1

昨晚8点,天气怎么不汇报一下就忽然下雪,到今早还在下,视野就只能看几米远。于是没有往上走。
我们一直要等到明天,如果明天依旧如此,我们就准备放弃。
总结这些天来,我们现在仅到了C2,我们基本就没有完成贡噶的主体难度路线。
西北山脊上的坏天气一直是最大的问题,虽然我们当计划也包含的机动时间,但也经不住这天气得无常捉弄。
然而老天觉得加给我的霉运还不够:我的单人气垫出毛病了,这睡觉就没法子好好躺下了。我承认气垫没有漏气,但是一旦给它充气,它就变的顽固不化——就在垫子中央鼓起一个硕大气泡。
一个人如果没有柔软的防潮垫,他的攀登将是令人伤心欲绝的!
而且,高山炉也失效了,很可能是油管搞脏给堵住了。这个故障只能在大本营修理。我们今天只好吃冷的食物了。
全天都在下雪,足足有20厘米的降雪量。


2001 年 5 月 01 日星期二
最终下降到大本营


昨天夜晚,我在顽固的气垫上,艰难得很!
早晨终有了很好的天气,但是帐篷位在山脊的阴影里,看不到阳光。风很野蛮。
即使天气好,但因为睡垫和炉子的故障,我们也不能上升甚至都不能呆C2这里了。
要从大本营找来备用装备,时间上也耗不起——我们顶多在明天才能返回C1,那样的话,尝试冲顶的时间也太短了,赶不了后面的计划时间了。
最后我们无奈地下降撤退了,在早上9:30,我们打包完帐篷和其他所有装备,塞到很不顺手的帆布拖包里,下降通过冰川峡谷。
我们特别小心,不过还好,主干路上没有雪崩(峡谷上面的斜坡,雪崩时有发生),在这冰川峡谷里,谨慎和稳健是正确的选择。
3小时后,我们回到大本营。今天全天都是好天气,仅仅有微风而已。


2001 年 5 月 02 日星期三
挑战Nochma(那玛)峰 5575M

马格德堡市登山队上了往C1的路,继续他们的攀登。
我们在小一点的山峰,打发我们的时间。
Nochma (那玛)峰海拔5575M,从大本营看,有着漂亮的外型,所以我们决定尝试它。
说的总比作的容易:地图没有表达清楚东山脊,而这山脊有一陡峭而且暴露的几百米攀爬路线。这个我们没有预料到,其到后面都还是容易的岩雪混合的山脊,但是去顶峰的最后300米没法攀登(东山脊)。
如果今天我们不能登顶Nochma(那玛)峰的话,那太可惜:天气依旧很好,理论上,这顶峰是看木雅.贡噶山的独一无二的角度。
几乎没有这么合适的山了:能够在冰川和第2阶梯的山顶上,清晰瞻仰木雅.贡噶山。
下午有惊奇的事情:返回大本营后,两个德国人来拜访我们。一个在成都工作,另一个来中国看望他。这两人为了能造访木雅.贡噶的大本营,已计划了很长时间。
在晚上,云再度聚拢一起。
小河仍然没有水, 所以我们还得下去山谷一小时去取水。


2001 年 5 月 03 日星期四
Nochma 的攀登

今天我们在 Nochma作再次的尝试。天气不错。从大本营出发后,我们选择大本营旁边的山头上升(P.4975.7), 之后沿P.4975.7峰到Nochma峰的小山谷攀登。
从南方顺从冰川走,在 6 个小时后我们登顶了:海拔5575M。
这是一个不大难的路线。
这山峰因为和其他山脊不连,是一个相对单独的“岛峰”,所以视角很棒。
我们能够清晰地欣赏巨大的木雅.贡噶,它高高耸立在高于我们2000M的地方。
不久,黑云从东北方向来了,又打雷又下冰雹,还混有雨滴。3个小时的下降后,我们回到了大本营。因为路线上有软雪、石坡和灌木丛,搞得颇为疲倦。
登山的计划时间被花光用净了,这次旅程我们“只”上了1200M的高度。
简单的食物供应也削弱了我们的身体。
最有用和最喜欢的食物例如蛋黄酱, 奶酪, 香肠等,全都损失于马失前蹄中。
而那些剩下的主要食物不能提供足够的卡路里。


2001 年 5 月 04 日星期五
大本营休息


这是一个冰雹断断续续的天气,后来有太阳。
我们于是乎晒装备什么的。
后来想计划从山的南坡徒步旅行回康定的线路,捷克人就是这么走的,这应该是比较有趣的选择。

呆在大本营,考虑是否去攀爬那玛峰的邻居P.5604峰。
贡噶山系的6000米以上的山,全是山脊上的冠状峰,太难攀登。
如果要尝试大贡巴冰川上的6000米山峰,起码需要2天以上。

2001 年 5 月 05 日星期六
大本营休息

天气恶劣。所以比较适合在帐篷里读书。
幸运的是,我们可以和马格德堡市队伍交换一些书,否则我们再没有什么新书可看了。
这个下午,甚至有两次雷雨。

2001 年 5 月 06 日星期日
负重返贡噶寺

今天背送第一批辎重返回贡噶寺,石头河谷难走呐!
如果汉族向导对这区域有更多了解的话,或有更好组织能力的话,事情会处理的更好一些。但是,我们现在是在中国,而不是在尼泊尔。所以这一切仅仅是美好的愿望。
之后返回大本营的路很长,即使没有负重——累啊。
阳光在早晨就消失了,黑云狂吐着冰雹和冷雨。
马格德堡市登山队计划今天往C2去。
但狂暴的风雪,使他们在这个高度被迫返回C1。
最后他们也决定放弃贡噶的攀登了。

2001 年 5 月 07 日星期一
大本营休息

这整整一天,太阳、风、云和雾变化着姿势与组合。云很低,我们呆在大本营。
三个马格德堡市登山者下午回到大本营。

2001 年 5 月 08 日星期二
大本营休息

老天似乎不喜欢我们去爬 Nochma的邻峰5604 M :所有的日子都下雪,到处雪崩在咆哮,但是我们人在薄雾里,不能看见它们。


2001 年 5 月 09 日星期三
撤掉大本营,返回贡噶寺


昨夜,雪下了15CM,虽然早晨停了,但这对于我们返回贡噶寺,已经是太多了。
这个河谷在阴面,冰雪石滩路是令人崩溃的。
早上无云,但是旗云在高高的顶峰,亲吻主峰,时分时聚,变幻形状,她们在伟大的木雅.贡噶山顶妩媚地缠绕着。
不久,阳光来到大本营,我们享受这冬天般的景色。
快乐是短暂的,云再度贴脸挡住阿波罗的手。
我们惶然中快速收帐篷和物资,比原计划早早的。
正如预料中,回喇嘛寺的路是一场折磨。
雪一直铺设到山谷尽头,使卵石显得很漂亮,然而滑溜溜。
我们背了25—30KG的重量,这简直是个悲惨的喜剧。
天气反复闹情绪,好象老天就喜欢这种捉弄和玩笑, 问题是我们是那可怜的主角。
在纷飞大雪中,我们回到喇嘛寺,汉族姑娘飞快地用食物迎接我们。
2 个喇嘛饶有兴趣地研究我们的冰爪和冰镐。
我们提前计划了一天回到贡噶寺,而马队这时也已经到了。
所以明天我们能悠然地去子梅村。
后天晃到六巴。

2001 年 5 月 10 日星期四
贡噶寺庙到子梅

多云与微雪。
喇嘛寺位于松树林中, 这里比大本营有更多的动物。
一群小鸡四处散步,松鼠在枝间乱跳。年轻的小猪们,嘟嘟囔囔地检查草地。
不一会,我们将物资捆绑在马和牦牛背上。
我们开始通过美丽的松柏树林,下到河边,之后地势上升开始爬陡坡。
我们的女士尝试和坚持了若干次的上马骑行,觉得恐惧,不得不步行爬完后面150米的高度。那个驮两个拖包的牦牛很不情愿,总是闹情绪,在它第N次罢工将行李摔落以后,这些物资之后被装到其他牦牛背上。
我们大笑着说:明天这路上该怎么玩?
今晚住宿是典型的藏族风格——客厅里的烤火。
藏屋常有2层或更多层,底层是谷仓,上面的一层要爬陡峭的楼梯上去,包含了客厅。主房间很大(差不多60平米以上),但是除了床基本没有什么家具。
厕所是充分生物学的——在楼梯旁有一个洞直通到底层。可以听见洞下面的家猪的嘟囔声。幸好, 厕所在村庄所有的房子都设计在同样的位置, 所以人还能在黑暗中比较容易地找见它。大多数房子里,比较少见窗子。
在子梅村,藏人的食物不仅有糍粑和酥油茶,而且也有大米和土豆。这里海拔是3500M。与西藏自治区比较起来,这里的藏族人是受汉族文化、生活的影响更多一点。


2001 年 5 月 11 日星期五
子梅到六巴

在早上8点1刻,我们和6头牦牛及3匹马出发。
村庄到子梅拉山口有1000米左右高度落差。
到山口时,天气很好能看见贡噶顶峰。之后下到六巴的路没有出麻烦,但队伍越走越慢。
牦牛们疲倦了,不断用他们愚蠢的土办法,一个劲地尝试逃离和摔脱。
终于在下午4点到六巴。
正如我们所担心的,今天一天的行程是被拖延了。
尽管联络官和翻译,很清楚我们确切哪天离开贡噶寺,但汉族女士没法把这信息提交给成都。应尽力创造条件去办好事情吧。
马格德堡市队伍的联系人,提早步行到六巴已去传达信息了。这样他们的在成都的伙伴就提早接应,他们很顺利,今天就有车来接了。
而我们的车明天才能到。
这是中国的一个基本问题:计划与活动的应变性调整显然非常困难。
尤其我们从来不知道我们的翻译和联络官是否明白我们所需求的东西。


在往C1去的路上


P.4905峰和那玛峰5575M


5月初,登顶在那玛峰顶上


比利2人在那玛峰顶上,后面背景是2000米之上的贡噶主峰


从那玛峰回撤大本营时,看贡噶主峰


大本营的路


2001年5月9日,准备撤退,收大本营回贡噶寺


右边两个登山协会提供的翻译和联络官,看上去是很年轻的姑娘。左边两个是德国登山者。5月11日在子梅山口附近拍摄


在C1还是C2反正大约是5300左右位置看到的雪崩


大本营海拔4380M


大本营4380M看贡噶主峰和西北山脊


他们C1营地


从C1返回大本营的路上看对面的山峰:左边是5575M的那玛峰,右边是5604M峰


贡噶主峰的夕照,在大本营拍摄


在C1位置,天气寒冷而潮湿多下雪。主绳结冰了


比利为了保护中国冰川地图版权,而更改的地图


冰碛盆的临时营地


快到C1了


他们的攀登时间与高度表


去大本营的路上


从4850M的冰碛盆位置往上观察攀登线路


本文著作权及其他权力属于本文作者所有。
非经作者许可,任何传统出版物、盈利性的网络媒体不得以
任何方式转载或引用本文的全部或部分,包括文字与图片。
作者许可非盈利性质的公益性网络媒体转载或引用本文
且必须包含作者署名,其目的仅限于学习和交流。
任何侵犯作者著作权的行为将可能导致道义上的谴责或法律制裁。

京ICP备050535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