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资料   |   技术   |   报告   |   娱乐   |   主页   


伟大的贡噶

By 小毛驴


  我担心着,在中国延续着的"开发"狂热,会继续将这伟大的山域置于怎样的困境?贡噶的生态承载力是有限的,过多的旅游人流以及经济"开发"会轻易毁掉这里脆弱的原生态,难道我们要将贡噶山域变成一个巨大的海螺沟风景区?

一、 序

  我们的马队,步伐轻盈的将我们抛在后面;当我们作为人,气喘吁吁地上来这个坎坡,突然在阴暗着的混沌天空,出现了一道与天空分不甚清晰的雪梁:大家意识到,田海子山或叫混海子山,或者你也可以叫它白海子山,也是拉莫蛇山(Lamo she)?反正,就是我们计划中的目标,在地理上存在的这个山--到了。

  在我开始登山及热爱以来,我对山峰的美越来欣赏与崇拜。而我的观察带着攀登者的畏惧与探析,但雪山自我更具有人类不可比拟的庄严。我了解贡噶的经历,犹如早晨到上午时光的滴滴沙漏,又象从沙地里发现的古代面具,古代纹络在泥尘的一点点祛除中,轮廓显现,一点点显露它的真容。我对贡噶的踪迹在寻找中一点点清楚起来。而这继续的发现,将延续今后的时光。

  2003年11月,中国登山协会在田海子山下作了第一次中国登山向导培训。此前,我曾翻译了德国人比利2001年的贡噶攀登文章。而2001年秋贡噶东坡的海螺沟之行,是我初次对贡噶的造访。我视伟大的贡噶,犹如我对喜马拉雅山的崇敬之情,我迷恋和仰慕这里的山峰,她们,具有技术上的优美线条,恐惧的登山形状,还有人类攀登的历史故事演绎。更根本的是,我关心这里的原生态环境。贡噶的伟大,属于大自然,而非我们人类。

  即使2004春节到贡噶前,我还是对这里的山域概念模糊着:登山向导培训的这山,到底地理上叫什么名称?贡噶的一些地名在测绘地图、当地叫法、不同版本的地理文章中都有不同叫法。而登山者们调侃着,他们自以为是以登山者角色看问题,以无名山的判断起名田海子山为"向导峰"。实际上,当地人们,木雅藏族人,他们和他们牦牛已经在山下生活世世代代了。他们对山峰称呼,混合了生活与宗教的逻辑,他们把这山称呼为"混海子山",因为这山脚也就是大本营的旁边,有一个混海子也就是颜色混白的高山湖泊,叫"混海子"。老榆林村的多吉大叔说:"这一块的山是扎西泽仁玛仙女住的地方,因为山里有个五个海子,颜色是青、黑、白、绿、红,于是这里的山就叫五色海子山,里头的几个雪峰就叫白海子山、混海子山、蛇海子山、黑海子山等都因山下的海子而得名。白海子山和混海子山从雅加埂雪门坎那里上山的,拉莫蛇山从我们村子后面进山,这是我们村的神山。蛇海子山要从瓦斯沟那里往这边方向绕着进去。"

  寻找贡噶的迷雾揭开了一角。

  贡噶山在康定以南,主体基本呈现出东北走向西南的方向。"五色海子山"小山系在贡噶大山系的东北角上,在康定的东南10公里处。海拔3948米的雪门坎垭口是磨西到老榆林公路(2003年新修完了柏油公路,现在只允许本地车通行)中的唯一垭口,公路隔开了五色海子山小山系和贡噶主山系。五色山系一带有4个独立的雪峰。1993年,美国人登顶其最高:6070M的田海子山也就是混海子山。而美国-加拿大-新西兰联合队,成功登顶了这里第4高峰蛇海子山5878M。另两座山:白海子山5924M和5880M的山需要攀岩及攀爬垂直冰川。至于海拔5050米的黑海子山,笔者资料有限,该山在贡噶群峰中的高度显得微小了,暂时先不归纳。因为地理上的混沌,这里对比等高图对五色海子山山系作一个小结:

海 拔

山峰描述

1

6070M

在四川登山协会手册上也叫田海子山及五色山,其东南山脊300M处有卫峰高约5900米。

正名:田海子山,混海子山,五色山。

2

5924M

白海子山,其山下有一湖泊叫“白海子”。在田海子山的西侧对面,中间隔开一道山梁,距离隔开2公里处。其有姊妹峰在同一山脊约300米距离,海拔约5800米。

正名:白海子山。

3

5880M

地图上叫笔架山,此山是老榆林村的神山:当地藏族发音为拉莫蛇山。

正名:笔架山,拉莫蛇山。

4

5878M

蛇海子山,在混海子及老榆林村这边难以到达及看见,需从康定与泸定岚安往西南进山,即在康定——成都公路与大渡河交界口(瓦斯沟)。雪山长谷中有一条婉蜒如蛇一般深碧的海子,山因此而得名。

正名:蛇海子山。

  我们的冬季攀登计划,设定于2004年的春节。年前,我们到了海拔3150米的老榆林村,大家陷入了一种寒冷带来的萎靡氛围。事实上,开始两天还是按登山程序执行了适应周期:第二天往BC高处适应走动又返回老榆林村。第三天进驻了海拔4120的大本营,也就是低于当初2002年韩国人大本营50米处的地方,高于中国登协向导培训大本营10分钟路程的地方。风大温度低,拿同行者阿刚的话来讲:"人一冷,作事的动力全没有了"。在山上的三天,我们就往海拔4750米的ABC走了一下,ABC与C1之间的百米冰崖令我们知难而退了。全籍两天晴朗天气周期,我攀到白海子山的山脊上大约4700米的地方,陈泽刚和张伟贤则在大本营攀冰。这个高度视野开阔,使我得以从东北往西南瞻视伟大的贡噶群峰。雪山与蓝天,一幅壮丽的图景,令我在山风中激动不已。

  我不禁想起PETZL法国人的诗句:

“山野和高度的领地

不断地重新展示,对每一代人

就象对每一个追求者,新的天际。

探索其之美是独一无二的经验。

… …

每个人带来他的描述

罕有的空间和独一无二的时刻

它们篆刻在那另外的世界”

二、木雅·贡噶综述

  我一直有心把贡噶的描述作一个汇总,2004春节之行后,我更很想以攀登山峰为先,同时探讨原生态保护为基本思路,来归纳一个文档。无奈贡噶的现成资料太少了,而要亲身将这一地区用心调查过,起码需要两个月以上。

  贡嘎山又称木雅.贡噶山,在康定县城南约55公里处。藏语"贡"为冰雪之意,"嘎"意为白色,贡嘎山就是白色的雪山或是万年不化的雪山。贡噶山是横断山脉最高峰,也是四川省最高峰,号称"蜀山之王"。贡嘎山冰川达159条,其中著名的有海螺沟冰川、燕子沟冰川、贡巴冰川等,平均冰层厚度达150-300米。其现代冰川面积有390多平方公里,即使在世界上排序,也是海洋性冰川最早发育地区之一。这一区域,由于冰川侵蚀,陡峭的山峰变为金字塔形,高耸入云,直刺青天。 对于攀登者来讲,这一地区尽是典型的技术型山峰,木雅.贡噶山主峰作为一个高海拔技术山峰,难度甚于珠峰。

  贡嘎山地势高低落差极大,方圆20公里就有6000多米的海拔差距。而从山下而上就有亚热带、暖温带、寒温带、亚寒带、寒带、寒冷带、冰雪带7个区,特定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形成了极丰富的立体型多层植物带和自然景观。地理资料介绍说:"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峰,终年积雪;低海拔、无人烟的坡麓地带森林密布,郁郁葱葱,生态环境原始,森林受人类活动的影响小,植被完整,几乎拥有从亚热带到高山寒带能生存的所有植物物种,珍稀植物种类繁多,拥有植物4880余种,属国家保护的珍稀物种达400余种,东部河谷地区还遗留了不少被称为"活化石"的古老的动植物。野生动物达400余种,珍稀保护动物有28种,堪称世界野生动、植物的大观园。" 冰山湖泊也是星罗棋布,数量繁多。

  我认为,贡噶山首先不是一个登山"热点",也不是一个旅游"胜地"。她首先需要人类社会限定禁忌与严格的控制,贡噶的雄伟之下是原生态的脆弱。

  作为大雪山山脉的主峰,木雅.贡噶山海拔7556米。主峰山体为浅绿色花岗闪长石,这一区域及附近山峰多由花岗岩组成。据图片,常年冰雪覆盖的贡噶主峰峰顶近似平台,小平台面积约70平方米。由于横断山脉及贡噶山系山体的南北走向,南来的潮湿气流,可沿山谷长驱北上,主峰一带气候湿润而多变,这也是贡噶攀登难度的因数之一。1957年6月13日,我国登山队登上主峰峰顶,但也付出沉重的代价。我国于1980年开放该峰及珠穆朗玛峰等其他七座高峰,接待外国登山队。该地区有6000米以上独立山峰28余座。5500--6000米之间独立山峰有20余座。总计,贡噶山山区独立山峰5500米海拔以上的约有近50个。(不包含稍远地区的雅拉山及莲花山地区,如下表所示)。到2000年为止,这一地区还存在大量的未登峰或处女峰。而这些技术山峰对真正的攀登者来讲,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日本的中村保先生曾调查撰写过四川未登峰的书籍,汇总了他的信息,综合各类资料,贡噶山区主要山峰描述如下(以贡噶主峰为原点定位):

A

远北部地区

海子小山系:主峰雅拉神山(海子山)5820米;
严格讲是大雪山分支山系,不属于贡噶山系。

B

远东北地区

莲花山(莲花连山)5702米。
康定以北45公里处,属贡噶的余脉。

C

东北部地区

五色山小山系:四座相对独立山峰及其卫峰。
田海子6070米、白海子5924米、笔架山5880米、蛇海子5778米等。

D

西北部地区

九海子小山系:6座独立山峰,海拔5200——5600之间。
九海子小山系与贡噶主山系以日乌且沟相隔。
各山峰海拔不高,但颇为陡峭,主峰5528M,样子颇似小贡噶。

E

北部地区

荣誉贡噶峰(小贡噶,6027米);
嘉子峰6540米;
日乌且峰(6376M, 热乌且峰,格罗夫纳峰);
爱德嘉峰(英文名称Mt.Edger,Mt.Aideja,海拔6618M);
爱德嘉峰和热乌且之间山脊有3座山峰很近距离:
三个山峰海拔分别是6145米、6206米、6134米;
勒多漫因峰6112米。

F

主峰

木雅·贡噶山:海拔7556米

G

中部地区

达多漫因峰(6380M),在贡噶主峰西北12KM处;
达多漫因峰南3公里处有6004米和6074米两个山峰;
郎格漫因峰(6294M,四川登协注册为热德卖峰);
中山峰海拔6886米,在主峰东北向4公里处;
6652米峰,在中山峰与主峰中间。
5960米,5962米等3座独立山峰,在勒多漫因峰于达多漫因峰之间;
那玛峰海拔5588米,5720米山峰,山在这两座主峰西向3公里处;
6214米及6186米两山峰,在主峰东面的海螺沟北山脊上;
5888米高峰,在6214米及6186米两座峰北面,靠近磨子沟;
还有贡噶山脊上的卫峰:6418和6344。

F

南部地区

龙山海拔6684米,也叫做朱山,在贡噶南稍偏东5公里处;
太山海拔6468米,在龙山南面2公里处;
三连山海拔6368M,在太山东南1公里,是太山的姊妹峰;
戴山海拔6410米,也叫金银山,在三连山东南3.5公里处;
无名峰海拔5700米,在金银山以南2公里处;
5456米山峰在金银山西南4公里处,巴王沟东山脊;
Nyambo Konka海拔6114米,在太山西南5公里处,戴山西面;
6124米山峰,在Nyambo Konka和太山之间,在太山西南1.5公里处;
6046米山峰,在Nyambo Konka西北2公里处;
木杠岭(海拔5528米),在腾曾沟一带。
注:三连山和金银山就是海螺沟里著名景点“日照金山”的背景山。

G

未登峰

雅拉神山,莲花山北峰;笔架山,白海子山;
热乌且峰,爱德嘉峰,爱德嘉峰和热乌且之间的3座山峰;
达多漫因峰,达多漫因峰南的6004米和6074米峰,郎格漫因峰;
龙山,太山,三连山,戴山,无名峰等。


  《康巴旧闻》里说:"东南四座银白的雪山中有一座三角形高出一筹的山是木雅贡嘎山,那环在周围的是奇布龙贡嘎山、沪溪贡嘎山、折西贡嘎山、娘波贡嘎山。"我在老榆林询问当地老乡,发现民间关于各山峰的称呼,各村各异。这几个历史说法中的所谓贡噶山,可能就是现代地图上的嘉子峰、爱德嘉峰等山峰吧,而Nyambo Konka,又是不是"娘波贡嘎山"呢?我看到有资料介绍到,美国登山队曾在1982年登顶了号称中国最难的技术线路Ru-dshe Konka山,这个Ru-dshe Konka又是那个山峰呢?

  贡嘎山集冰川`险峰、湖泊、森林、草原、丰富的动植物为一体, 奇特自然风貌吸引着许多中外科学家、探险家和登山者,但因山道陡滑山体险峻,并不适合普通游客登临。在我看来,这也是贡噶防御人类"生态侵略"的武器 。

  即使要对大众开放,也要从生态保护这一根本出发。而过去几十年以来,贡噶的邻近村镇或容易到达的区域,原生态环境也还是受到了相当程度的干扰和破坏。而因地球变暖等自然因素,贡噶以冰川为首的自然环境也在变化或衰落,如燕子沟20年以来的冰川已经萎缩达300米以上。海螺沟自从成为旅游热点以来,原始的生态系统已经大大退化了。老榆林村旁前后山头上,原始的茂密松林已经不复存在,代之的是1998年禁伐后的再生林,而大多也都是低矮的高山灌木林。

  我个人认为,如果没有能力对贡噶区域作出系统性的保护,就没有资格进行旅游开发、经济开发的行为。在我国很多地方如九寨沟、哈纳斯等,已经是一个尴尬的先例。发达国家的自然保护区经验值得我们借鉴。贡噶东坡的旅游热点海螺沟,自然的内容在退化,而人类各类豪华的消费主义设施开发却颇具规模。

  要想了解贡噶地理的和人文存在,不深入当地详查,不作历史比较,是难以理出细节的。而且,一个负责的地理探究者还应身体力行,只有走过才可以发言。而真正的自然主义者,不是到自然深处贡噶的高处去旅游去消费,而应保护与沉默。我自己在矛盾着:我要不要给我的朋友乃至人群,去讲述这里壮丽的视觉呢?当地也在开发,这不能成为我为之鼓吹旅游景观的理由!也许,真正的合适作法就是沉默与保护。不能让这里继续成为一个单为人类"经济发展"而被毁坏的地区!控制山区旅游人口,尽力保持其原生态环境!

三、 山峰攀登名录:

  日本的登山者中村保,是一个有名的喜马拉雅摄影师。他的《深深侵蚀之国》等书给日本登山者提供了不少横断山脉的登山资料,吸引了不少欧美及日本的登山队到贡噶及附近登山探险。海拔7556米的贡噶主峰号称"山中之王",无疑是攀登者景仰的神圣之山。其卫峰及附近区域的雪山,一直是登山者尤其是国外攀登者的目标。

  现在国内大部分登山者只对海拔高度有兴趣而已,很多人只对数字挑战,但并不了解登山后面的意义。贡噶山区的山峰最适合阿尔卑斯式攀登,因为技术难度,需要独立及快速的行动。我认为在贡噶山大兵团作战,意味着危险的增加。贡噶山系列山峰,不是初级登山者的理想之选。

1、 木雅·贡噶山:

  亚洲地图上往往同时包含两座山,珠穆朗玛峰和贡噶山,作为地理上的重要标志。而贡噶是靠近中国东部区域最近的最高山。主峰的西北、东北、西南、东南4条山脊蜿蜒伸入大片的原始森林之中。由于强烈的风化和冰川侵蚀,狭窄的山脊犹如倾斜的刀刃,陡峭如削,岩石裸露,坡度多大于70度。1932年美国队开辟了西北山脊的路线,1998年韩国队开辟了东北山脊的路线,后者也是唯一的一次东北山脊的成功。这70多年总共有,八支队伍的24个人及24人次登顶,其中五次是沿西北山脊突破的。今后的攀登高手的目标是最难的南山脊和西南山脊路线。

  西北山脊线路是最常规线路:

  一般多从贡噶西坡进入西北山脊的引山梁,登到西北山脊之后,是45-50°以上的硬冰坡,并伴有雪崩危险。引山梁是垂直相交于西北山脊的三道山脊,东西走向。一般采用最北山脊攀登,1989年法国人开辟了中间山脊路线,最南山脊1984年开辟的。

  西北山脊特点是横穿破碎陡峭的冰雪丘地形。尤其在海拔6300米处,最大的垂直冰雪丘形成一个准卫峰6344米,之后有80米的下降。

  登顶前山脊:离开卫峰,最后一段主山脊为岩冰混合线路,难度UIAA标准为II级。

  一号营地海拔5310米:位于最北"引山脊"的山肩。

  二号营地海拔5900米:位于西北山脊上,引山脊的交界处。

  三号营地海拔6700米:位于登顶大坡的下段,有小雪台允许扎一个帐篷。

  从燕子沟进入有西北山脊及东山脊两种选择:这一西北山脊线路与西坡西北山脊线路在卫峰6344米前汇合,东北山脊线路需从6652米峰山下横切过来。

2、海子山

  位于康定以北50公里处,主峰5820M。海子山在四川有多座,以该山及理塘的海子山最为有名。该山又名雅拉神山,在塔公草原上,能看见他金字塔一般的壮观风姿。山的北坡可提供比较合适的线路,而南坡攀登异常困难,是雪岩混合地形,基本在70--80度之间。当地人的自然崇拜信仰,随着社会发展也在开放或被冲击。雅拉神山作为一个藏区八大神山的地位,攀登者的足迹还是慎重为好。近年,在此地区的过度放牧、过度挖虫草现象一直持续着。对于当地原生态环境及野生动植物保护不是一种好现象。

  2002年9月,一香港工作的英国人登到5700米的位置;2003年11月,该登山者第2次尝试主峰,最后登顶其三个峰尖中的中峰5790米,而最高的北峰至今未有人登顶。难度系数:30-40度雪坡及冰坡,UIAA标准衡量为II 级。

3、 莲花山

  虽然没有冰川发育,但在康定以北可看见其突出的岩石顶。日本队1998年登上了5704M的最高峰。在木格错旅游景区,刚进山到第一个热泉或上山公路的地方,回头往东看,可以看见这两座山,象冒尖的竹笋。在线路上有比较多的雪崩和落石(日本队是夏天去的,雨季这种情况多些)。到康定距离48KM,开车1小时就可以到大本营附近的村庄。此山为并肩的两座山峰,北边一个矮一点,大约海拔5600M。两峰间隔约4公里。

  莲花南峰难度系数:平均为II~III等级的冰雪墙,岩石IV等级。

    BC 3900m  灌木及茂盛的草地

    C1   4900m  冰碛上部

    C2 (ABC) 5400m  山脊的雪檐上部

4、田海子山

  美国人和韩国队分别在1993年和2002年登顶6070M的田海子山,后者在大本营的石缝里留下了约0.5平方米的垃圾。美国-加拿大-新西兰联队登顶了蛇海子山5878M。习惯上称这里为雅家埂,旁边有河流往磨西走向叫雅家埂河。

  田海子山大本营设在混海子边或更上一点,4100--4200米之间。ABC在4800米左右,C1为5100米,而C2设定在5500米左右。从ABC到C1之间有75度左右的100米冰雪坡,同时也是流雪槽或冰雪崩槽,具有一定危险度。从C2到顶峰最后的距离,需要暴露在陡峭的冰坡上,大约为60度左右。

  田海子对面的白海子山,需在白海子扎大本营,沿南山脊可登顶海拔5800米左右的白海子卫峰,从卫峰到主峰之间需要跨越冰雪刃脊约400米左右。白海子的另一条攀登路线,在C1以前与田海子相同,但从C1之后需攀岩及攀登垂直冰川,有一定难度系数。

  笔架山则更为陡峭,基本为一岩石型山峰。相当长的冰岩混合路线,阶段性的70度以上直壁累计有200米以上,难度系数最大达5.10。该山需从老榆林村后山谷进山。

4、嘉子峰及小贡噶

  根据个人手头掌握的资料,从1981年之后,嘉子峰似乎就没有人登顶过。1981年,英国陆军登山队,为攀登此山,登山队从燕子沟、南门关沟及日乌且沟三个沟进去,从不同方向观察嘉子峰的可攀线路,并最终确定登山路线为日乌且沟进入,绕过小贡噶山的冰川,之后进驻该山大本营。陆军队花费了40余天时间,遭遇到坏天气、滑坠、雪崩等各种艰难,最终幸运的安全登顶并下撤。该山难度比较大,为典型的冰雪型山峰,路线上的雪崩是最大危险。

  小贡噶是一个三棱的山峰,直直的金字塔形状逼迫人的眼神。其陡峭及高难的攀岩系数,是大岩壁好手的梦幻之选,也是一个杀手级别的山峰。这是一个角峰。我个人认为,1982年美国队所登顶的Ru-dshe Konka山,很可能就是该山。因爱德嘉进山太复杂了,从攀登难度上讲也许爱德嘉更难,但如果选择大岩壁线路,小贡噶可提供几面完美的巨大山墙,小贡噶所能提供的这种风格的攀登条件,可与巴基斯坦的Trango Tower一类的竹笋型高山媲美。

5、日乌且峰(热乌且峰)

  海拔6376米的日乌且峰英文名为Mt. Grosvenor,该山峰国内文本上未登记。咨询当地人民,该山因日乌且沟(热乌且沟)而得名。2003年9月,英国的Julie-Ann Clyma 和 Roger Payne登顶成功。我猜测该山英文来自于格罗夫纳地理学家(Grosvenor)的荣誉。当年中村保山峰资源调查时,此山还是处女峰。2003年春天,来自英国的世界级顶尖技术型登山家Mick Fowler(2002年以幺妹锋北壁直上而获得攀登界"奥斯卡"奖--)来此尝试,他们四个人的阿尔卑斯小队伍分为两个小组,一组靠近西北直壁直上转西南山脊,而酷爱攀冰线路的MICK为一组,沿西北壁中央一1500米冰槽直上。后因落石与岩石松动、冰雪与天气的原因,两组皆未登顶。9月,又来了英国人Julie-Ann Clyma 和 Roger Payne,这次他们沿西北壁转西南山脊登顶。登顶后,他们从东北山脊下到与嘉子相接的雪台,而再回到了西北壁ABC。下撤共花了5天时间。

  该山峰东对爱德嘉,东北接嘉子峰。从燕子沟进入比较复杂,而北方及西面提供了可攀登的西南山脊、西北壁和北壁、东北山脊。Mick尝试过的西北壁直无疑是最吸引人的混合线路,平均达70度以上,沿路是冰岩混合线路。实现登顶的线路其难度也在于西北壁的上段。

登顶线路(以下海拔根据线路图推测):
BC 约4100米,日乌且2号冰川末端草地
-ABC 约4900米,西北壁下面的雪盆,在冰川上端
-C1 约 5400米,西北壁靠右端直上后到西南山脊下部
到达西南山脊前,为15个交替保护绳距,薄冰线路及混合攀登。难度说明,苏格兰难度系数4-5级,有时达dry tooling(用冰镐爬岩石)6级
-C2 约5900米,沿西南山脊走极松动岩石,有冰雪及岩石刃脊200米线路
-登顶 最后是相对好走的冰雪坡

6、爱德嘉

  之所以举出这个处女峰,是因为该山的技术难度可谓是贡噶最难的山峰。这个海拔6618米的山在5500米以上,呈现出一个变化的狼牙锥形状,该山需从燕子沟进入,其北面和西面是嘉子峰等高山,无法进入。关于该山,我一直迷惑:该山的名字是够根据西方牧师爱德嘉(J.H.Edger)的名字叫出来的吗?调查了多吉大叔,他也无法讲清楚。而磨西镇早年是该牧师的传经之地。

  我更关心的是,谁将攀登这个锥状大角峰?

7、勒多漫因

  我在开始的时候把此山当成了热德卖峰,实际上海拔6294米的热德卖峰(四川登协)就是达多漫因,还是一个处女峰。海拔6112米的勒多漫因峰,处于日乌且沟和莫溪沟(莫西沟)的交接处。1999年秋天,日本北海道大学的8个人的队伍来到山下,最后3个年轻人登顶成功。这座山具有一定的技术难度,路线上有雪崩的危险。

  这是一条传统路线:

    BC 西山脊的南面草地 海拔4500米

    C1 西山脊上,经过雪岩混合路线后到达 海拔5150米处

    C2 C1之后路线稍缓,是深雪坡 海拔5550米

    登顶 冲顶前5900米处有大雪墙70度,必须翻过。

8、金银山与三连山等

  金银山在登山者地图上,也被叫作戴山。海拔高度为6410米,也有6416米的说法,去过海螺沟的人拍摄"日照金山",靠左的山就是这个形状如折扇的雪峰。此山是一座处女峰,从等高线分析,其与三连山之间的山坳可作一个选择,山坳海拔5200米。从海螺沟进山到达最后的旅游点后,登上高山草甸乱石区,之后沿该山东北坡低绕到北山脊上的小山包(海拔5500米),再往南攀上该山北山脊,沿路基本是雪崩易发生的区域,而6000米以上部分则是危险的雪檐。

  三连山陡峭甚于金银山,可攀登路线需要从南岸绕过海螺沟著名的大冰瀑布。到达贡噶山大冰瀑布上面的缓和大雪坡,再往西攀登就是三连山,往西北是龙山,而太山则被前面的三连山挡住了,需要再前行绕过三连山,从三连山与龙山之间的冰川谷前行。

  从南面的巴王沟进山,也可以攀登三连山、金银山与太山。进山线路太长而复杂,攀登线路会缩短,但更为陡峭危险。

9、其他山峰

  关于目前西南部地区的登山资料极少。西南部及南部更远地区的山峰,因交通及难度系数过大等,登山者涉足不多。在木雅.贡噶山的远南方,这些6000M区域的未登山峰,虽然规模不大,但很有吸引力。在上面的表中列出一些相关数据。在更远些的贡噶山的南方,中国地图上标记了一个5584M的山,但没有更详细的信息。只知道应该在九龙县的境内。

  朗格漫因、中山峰等其他山峰,都具有典型的贡噶山系山峰特点:陡峭及气候多变。在笔者看来,本区域海拔5500米以上的山,可能就是那玛峰技术难度最低了。这个山在2001年,由德国比利夫妇攀登成功。当时,他们计划中的40天登山周期竟然只有3个好天气,在多次从贡噶5600米地方往上攀登没有成效后,他们退到大本营,顺攀了大本营北边的5588米的那玛峰。在那玛峰顶上,他们清晰拍摄了伟大的木雅.贡噶的西北山脊。

  中山峰有一定的冰雪难度,朗格漫因不是一座简单的山。

四、 攀登历史:

  贡噶的攀登历史,是一部贯穿百年的画卷,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这里更是上演了犹如电影故事一般的生死风云,而这些对于当事人--那些优秀的登山者来说,一切往事又是如此不堪回首。老一辈的人们写了一些关于贡噶的书,《Men Against the Clouds》,是1932年的第一批登山者书写的,他们当时除了登山外,在贡噶山区也作了大量的自然科学调查。这本也是贡噶的最有名的书之一。

  高耸的主峰是山区里的绝对王峰。1932年,美国人摩尔(Terris Moore)、波萨尔(Richard Burdsall)首次登顶。1957年中国队登顶,再到1997年的日本队伍登顶,总共的这6次登顶都是从西北山脊登顶。1998年,强大的韩国队牺牲了1人,成功地沿难以逾越的危险的东北山脊第一次登顶:这是人类第7次登顶贡噶山,而这条东北山脊路线曾夺取了4次攀登中的14个日本人的生命。

  1957年5月,中国登山队首次独立攀登7000米以上雪山时,就选择了贡嘎山。但这就象初学开车的人,第一次独立上路,就选择了一条危险的山路。"在经验不足,装备简陋,技术不成熟的情况下,经过九死一生的拼搏,6人登顶成功。但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牺牲,队员丁行友遇雪崩身亡,国德存、师秀、彭仲穆在登顶下下撤途中滑坠遇难。" 这四位先辈是第一批在贡噶牺牲的登山者,他们也成为我国登山事业第一批献出宝贵生命的烈士。从这一年,贡嘎山成为中国现代登山运动的发祥地。当时的登山者,如史占春、刘连满等,也成为之后我国攀登珠穆朗玛峰的中坚力量,成为新中国登山运动的开创力量。

  贡噶山在二战以前的地理学地位相当瞩目,不仅是约瑟夫.洛克测量过,而测量学上粗疏的洛克,先后把贡噶和阿尼玛卿山(青海.黄河源区)测量为世界第一高峰。贡噶地区吸引了不少国外的探险家来此。其实,早在清朝末年的1878年,奥地利人劳策就最先进入山区考察。1930年到1931年,瑞士著名的地理学家洛克o海姆和Eduard Imhof也曾进山考察,他们第一次决定贡噶数据的比较准确的科学家,测量为7590米。Eduard Imhof的铅笔手绘的贡噶测量图和贡噶素描,把贡噶的信息带给了欧美的地理学家和探险家。而以云南丽江和香格里拉闻名世界的美国人约瑟夫. 洛克,在1930年左右把贡噶描述为海拔9500米。1932年的美国队首登贡噶山成功,这一登山成绩,在当时是人类所能攀登的地球上最高的山峰高度。即使拿到今天来看,当时的登山成就也是非常了不起的。在长期冰川作用下,贡噶发育为锥状大角峰,周围绕以峭壁,攀登非常困难。1957年6月13日,中华国总工会登山队(中国登山队的前身)由队长史占春率领,六人沿西坡转西北山脊登顶贡噶,这一成绩从登山技术而言,某种程度要比1960年的珠穆朗玛峰更甚一筹。

  1932年里的登山者里一个美国人叫Jack Young ,也叫杨昆廷(昆丁),是一个美国出生中国长大的华人。以博物学家和博物馆采集员的身分,参与组织贡噶山区的探险和考察。作为最早寻找大熊猫的人,他帮助美国人露丝把大熊猫第一带出了中国。关于上面的信息,我是从我喜欢的一本书里发现线索的:夏勒博士(研究藏羚羊和大熊猫的美国动物学家)的《最后的大熊猫》。杨昆廷后来去了美国,成为一个博物学家,他的女儿曾在1997年回过寻找当年父亲找大熊猫的踪迹。我找贡噶的资料时候,发现历史把很多人物连成一个画卷。

  20世纪30年代,贡噶山的科学调查、登山探险是一个黄金时代。很多知名的科学家、登山家(那时来此的人们首先是以科学调查为名的,其身份往往是自然科学工作者)到此进行活动。

  而20世纪80年代,来到贡噶的探险家,里面不乏一辈登山泰斗。如1980年的Rick Ridgeway,是第一个登顶海拔8000米以上最难山峰K2的美国第一人,也是人类第一个无氧登顶K2的登山者。1980年,Rick Ridgeway的好朋友,同行的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Wright死了,他们四人在下撤中被雪崩打落200米,Wright受伤太重而在Rick怀中咽下最后一口气。20年后的2000年,Rick带了Wright的21岁的女儿Asia Wright回到贡噶山寻访。Rick的追忆也写成一本颇动人的书《Below Another Sky》。1980年登顶的德国人Gerhard Schmatz,在8000米以上级别探险以及德国登山界里,享有很高的声誉。而2002年法国队登顶的Antoine"外表安静而且略带腼腆",他不仅是第一位无氧气登顶珠峰的法国人,他还成功地完成过很多困难的攀登--在加拿大的Baffin 岛,美国的Yosemite,尼泊尔的Nilgiri峰,印度的Arwa Tower等",Antoine和妻子在2003年仅用三天时间完成了Nameless Tower上的路线"Eternal Flame" -- 永恒的火焰。该山位于登山者的技术圣域:巴基斯坦"Trango"地区。Antoine不幸于2003年9月在希夏邦马峰遇难。

  而计划于2004年攀登贡噶的Charlie Fowler,是当今美国最活跃的技术攀登者之一,曾Solo开创了四姑娘山著名的幺妹峰南坡直上线路,并Solo过5413米的婆缪峰、5666米的羊满台、雀儿山等山峰。从1980年以来,来挑战贡噶的都是一些非常出色的登山家。

贡噶攀登大事记:

年代

登山队

登顶者人数/姓名

遇难人数

事故原因

总计

共登顶22人

共遇难21人

1930/31

瑞士

洛克.海姆、Eduard Imhof 测量考察

 

 

1932年

美国队

Richard Burdsall等2人登顶

 

 

1957年

中国队

史占春等6人登顶

4人

1人雪崩;3人滑坠

1980年

2支美国队

其中Rick Ridgeway 等4人到6500米左右

1人

Wright遇到雪崩后滑坠

1981年

日本队

登到海拔7450米

8人

集体滑坠

1982年

美国队

D. Coffield,D. Kelley
2人登顶

 

 

1982年5月

日本队

日本队2人到7500米

1人

滑坠

1982年10月

日本队

日本队2人到6300米

1人

高山病

1983年

瑞士队

3人登顶

1人

登顶后滑坠

1984年

德国队

Gerhard Schmatz 等3人

 

 

1989年

法国队

登到海拔6000米

 

 

1994年

日本队

 

4人

雪崩

1997年

日本队

2人登顶,第一次春季登顶。及第一次沿东坡走北山脊上走西北山脊。

 

 

1998年

韩国队

Kim Jai-myoung等4人
东北山脊登顶

1人

雪崩及滑坠

2001年

德国2支队伍,捷克1支

最高登到6400米

 

 

2002年

法国队及挪威队

法国Antoine.和Laurent登顶(2人);西坡西北脊线路

Laurent发生肺水肿后恢复;

 

 

  贡嘎主峰,从1957年至1999年底,共有8支队伍的24人登顶,同时也一共有二十多人遇难,包括4名中国人,14名日本人,一名法国人,一名美国人,1个韩国人,一名瑞士人。贡嘎山的难度体现在天气的多变和路线的陡峭。被喻为"最高的雪山"的贡嘎山,一直都是登山爱好者所向往的雪峰。

  贡噶的凶险是如此非常,而日本登山者的代价是最大的。日本登山者也可谓锲而不舍,对于贡噶的狂热度,一代登山者传递给另一代登山者,他们身上的那种风格令人惊叹。一个登山的朋友开玩笑说,贡噶可谓是梅里之外的另一个"抗日"名山,的确,日本队伍从1981-1994年来了29个攀登队员,因各种原因有19个遇难,其中14个是在贡噶主峰,5个在莲花山(木格错那边的)遇难。其中12个遇难者,是在尝试难度更大的东北山脊时,因雪崩或滑坠而未能返回。韩国队的登山风格与日本队有一定的相似性,甚至近年来在高海拔上的难度创造性,更为出色。1998年,他们在贡噶东坡沿东北山脊登顶贡噶,可谓是一项了不起的成绩。不过韩国队也付出了牺牲一人的代价。

  根据资料:"据四川省登山协会联络官高敏介绍,为寻找1998年在贡嘎山遇难的1名韩国队员,他与韩国登山队日前从贡嘎山海拔4400米处,准备沿着1998年韩国队员滑坠路线向上寻找韩国队员遗骨。当韩国队员行进到海拔4600米左右时,只见在洁白的冰层掩映中,一只红色的袖套异常醒目,而在袖套旁边的冰层中露出了一截被撕裂的腿。这具遗骨的袜子上有一排日文,按照拼写应该是"小野寺"的缩写,初步估计这是20年前在海拔7000米处遇难的日本登山队员,他很可能就是小野寺忠一。随后,高敏将情况通报给了1981年日本北海道山岳会贡嘎山12人登山队队长阿部干雄。阿部干雄称他们将于7月28日抵达成都,看看是否是搜寻多年未果的队友的遗骨。当年,阿部干雄曾在贡嘎山上失去了8位队友,为了寻找遇难的队友,阿部干雄已先后3次赴贡嘎山搜寻。"

  这就是贡噶的登山生死历史风云,令人咋舌和惊叹,使人对贡噶怀抱以崇拜与畏惧的心理。而,贡噶山登山史上最传奇的事件,莫过于松田宏也的故事。这也是一段日中友谊的佳话,松田生还的奇迹,也同时被很多生存教科书作为一个典例。1982年,日本登山队的松田宏也和管原信冲顶时,在离顶峰还有50米的地方遇到雪崩,与大本营失去联络而失踪。当时,管原信就遇难了。山下的队友们几番搜救未果,而这两人在十几天后依然渺无消息,登山队判断他们彻底没救了,于是宣布他们遇难,追悼会后就撤营回国了。而在这19天里,令人喟叹的松田宏也,从雪崩停留处的大约7000米处,凭着冲锋食品仅剩下的一块巧克力,吃喝冰雪、衣服(羽绒服装)和青草,摇摇晃晃地拐到海螺沟2900米的地方(他们沿燕子沟进山),大约是现在一号冰川城门洞所在位置,当时海螺沟尚未开发,还是一条原始的无人沟;幸运的是,松田被当地上山采药的彝族同胞发现了,奄奄一息昏倒在水边的松田宏也获救了。即使手脚因冻伤全被截去,但这样在雪线以上无保暖及食物的情况下,竟然生存19天,这真是生命的奇迹,也是松田宏也意志的奇迹。

  以下是贡噶山区的近10年探险历史(记录在四川登协档案的国外队伍):

探险队伍名称

国家

人数

内容

时间

贡嘎山探险队

英国

4

徒步

1991年7-8月

喜马拉雅登山队

日本

12

贡嘎山

1991年9-11月

木格措探险队

日本

8

折多山/莲花山

1993年4-5月

嘉子峰贡嘎山探险队

法国

7

徒步

1995年10月

贡嘎山登山队

意大利

3

贡嘎山

1996年9-10月

贡嘎山登山队

韩国

6

贡嘎山

1996年10月11月

札幌贡嘎山登山队

日本

7

贡嘎山

1997年3-5月

田海子山登山队

日本

9

田海子山

1998年8月

莲花连山登山队

日本

3

莲花连山

1998年9月(就是莲花山)

贡嘎山探险队

日本

5

贡嘎山

1998年9-10月

韩国贡嘎山队

韩国

7

贡嘎山

1998年10-11月

山岸和男探险队

日本

1

雅拉神山

1999年8月

比利夫妇探险队

德国

2

贡嘎山

2001年4-5月

贡嘎山探险队

德国

4

贡嘎山

2001年4-5月

法国贡嘎山队

法国

10

贡嘎山

2002年9-10月

贡嘎山探险队

挪威

7

贡嘎山

2002年9-10月

忠北山岳会登山队

韩国

10

田海子山

2002年5-6月

五、平衡:

  传说,珠峰从前是一个风景秀丽、四季常青的地方,百花都乐意在这里生长,万千鸟类喜欢在这里栖息,各展美妙的歌喉,有的则展其彩羽、舞蹈,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走兽也乐意在此生息,五彩祥云飘荡在山间林丛。在这仙境般的地方,住着五个仙女,虽然年岁都有千万年,然而青春常在,她们都宛若十七八岁,俊秀丽雅,藏族人民称呼她们为长寿仙女。五位仙女分别掌管福寿、农耕、畜牧、文艺和礼乐。其中,主管珠峰的是三姐,人称翠颜仙女,所以人们又把珠峰叫做"翠仙雪峰"或"第三女神"。五仙女的姑姑名叫贡嘎仙姑,就住在康巴打箭炉的木雅.贡嘎雪山。五位仙女中的大姐叫扎西泽仁玛,性情象仙湖神海一样温柔宽厚。她心地圣洁,乐善好施,珠峰的生灵无不沾其瑞气,领到吉祥,人民故奉之为至高无上的圣姬。她与姑母贡嘎仙姑感情特别好,相互时常挂念。她来到贡噶,住在了贡嘎仙姑的五色海子山。

  神话固然是神话,但藏族人民传统的文化观念及生活方式,总带着一种恬淡安宁的色彩,总基于一种尊崇自然和爱护自然的传统。但是,现在的贡噶山区域是什么样呢?

  贡嘎山南坡的田湾河地区,在2002-2003年发生过一次严重的生态破坏事件。当地在那里未遵守国家规定,擅自破坏山体植被修建水库与公路。贡嘎山地区的动物组成相当丰富,以森林动物和高山高原动物为主要特征,统计为兽类近100种,鸟类有220种。而其中,属于国家各级别保护的珍稀动物就有37种。例如牛羚、白唇鹿、猕猴、雪豹、金猫、林麝、马麝、水藏雪鸡等。而贡嘎山西坡和南坡地区属于半无人区,但私自偷猎的情况也十分严重。根据有关资料,一些偷猎者,用面粉混着化肥做成毒药,施放于白唇鹿等野生动物活动区域,当成群的野生动物吃到这些诱饵后,会因干渴而拼命喝水,最后白唇鹿等被全部胀死。

  有位环保者调查问起当地藏族居民,现在山上是否还能打到岩羊时,这位向导使劲地摇着头说:"不敢不敢,要判三年"。由此一面,能看出贡嘎山地区的盗猎行为,某种程度已受到政府的关注和控制。但是作好自然保护的工作还需要坚持与加强,要使保护野生动物的观念深入民心,还需要社会、政府与当地人们作出持久的努力。当这位旅行者擦黑进入山区时,他"分明看到两个背着猎枪的山民从山中出来"……

  这位旅行者曾经数次进入贡嘎山地区,他认为在这一地区进行旅游开发应相当慎重,并应当具有一定的灵活性,他认为"不能将西部旅游大开发仅仅理解为开山放炮修公路,机器隆隆修宾馆,等着蜂拥而至的人群而大赚钞票,孰不知这是极其短视的行为。"这位自然主义的旅行者描述说:"这一地区海拔2000米至4000米左右,分布有大量杜鹃林和山地针叶林,这类区域的生态十分脆弱,抗干扰能力差,一旦遭破坏,是很难恢复的;还有亚高山针叶林,这是该地区森林面积最大的类型、原生性极强,分布有我国西南地区重要的高山针叶树种,如长苞冷彬、麦吊彬、鳞皮云彬等,它们对该地区气候具有极重要的调节作用,由于所处环境恶劣,遭破坏后恢复极慢,必须加以保护。此外在海拔5000米左右的高山草旬中,分布有大量高山珍贵药材,如虫草、贝母、水母雪莲等,但多年来一直存在过量采摘,影响野生药材资源的更新。我们去年在翻越日务奇山时碰到四个挖采雪莲花的藏民,他们的收获均是几大麻袋,我感到必须采取必要和可行的措施制止高山药用植物资源的过量采摘,保护原始景观。就此我向旅游规划部门提出一点建议,以供参考:将整个贡嘎山地区开辟为国家森林公园,包括康定榆林乡、燕子沟、海螺沟、田湾河、莫溪沟、七家沟一线,在此区域内禁止布设修建大型旅游接待设施和公路,只保留一定的徒步区和露营区。目前,有许多专家学者也认为,生态恢复是西部旅游大开发的关键,能不能恢复生态,也是衡量西部大开发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准,专家们都强调了恢复而非建设。"

  "对贡嘎山东面海螺沟的开发我认为并不是一个成功的例子。九十年代初我第一次去时,被其优美和原始所震憾,而我前年去时,高标准的公路正在修建通往三号营地,据说可以方便地看到大冰瀑布,在途中随处可见因修公路而倒伏在路的大树和被炸得支离破碎的珍稀高山植物,二号营地的高山温泉海子--这是岩羊常常光顾的地方,居然铺上了磁砖和马赛克,成了一个低档游泳池。整个海螺沟一片狼籍,其原始和神奇荡然无存,令人痛心疾首。此后许多去过海螺沟的朋友都说,他们已不会再次去海螺沟了,因为在这里连情趣和好心情都无法寻找,那里已经不再是他们的梦中家园了。"

  我在2001年去海螺沟时,沟内的豪华宾馆、现代化消费享乐设施已经是成套化和系列化。而公路已经直通到三号营地,公路两边的老树很多已经没有了象征纯净生态的挂萝。同样有着雪山资源的尼泊尔,他们对国家雪山景观及生态保护,就是淡化现代消费主义、纯人类欲望主义的影响,在安纳普尔纳等禁止修建公路、豪华享乐建筑,而鼓励并实施以个人参与为主的徒步小道。而雪山经济已经成为尼泊尔国民收入的最根本来源。相比之下,我国雪山资源甚至比尼泊尔更多,高山享受设备比他们更"出色",但为什么很多欧美登山者更多宁可选择尼泊尔呢?不仅仅那里的服务规范与系统化,更为重要的是,那里的人的环境还没有被完全物质化,那里还保持着更原生的自然。

  贡噶山的南坡,即巴王沟、莫杠岭一带因水坝建设而生态被破坏。这一人类因追求经济利益而存在的威胁,某种程度上将继续存在。在今后几十年内,可能会达到高峰。每个人都口口声声说:要可持续发展及保护生态下而发展经济,但实际上个人及群体-社会的能力能作到吗?社会上现在没有对这一能力作出评估标准。中央电视台曝光了这一事件。

  2003年的8月5日,有记者进入了贡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进行采访,令记者惊讶的是,山区南坡竟然随处都可以看到施工的场面。据记者了解,在这样的自然保护区搞建设项目,我国规定必须要经过严格审批以及开展环境评价。而人中海水电站,正好建在了贡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风景名胜区的核心区和缓冲区内,离贡嘎主峰不到三十公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在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和缓冲区内,是不得建设任何生产设施。国务院颁布的《风景名胜区管理暂行条例》也明确规定:风景名胜区内的一切景观和自然环境,必须严格保护,不得破坏或随意改变。那么在人中海建水电站显然是不合适的。但据记者了解,这个建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风景名胜区里的所谓的四川省政府重点工程项目,从立项到施工,作为自然保护区和风景名胜区的地方行政主管部门的四川省环保局和建设厅,"竟然一无所知。"

  该记者在贡噶山自然保护区采访时看到,这个没有经过任何审批的非法工程已经大张旗鼓地干起来,原始森林中上千年的古树被砍伐推倒,有的成了烧火棍,有的成了临时木桥的好材料,而绝大部分被埋在了地下,在推土机和开山炮声中,所有工地周边的自然生态环境已经破坏。一片又一片的珍稀树木倒下去了,野生动物也都逃得无影无踪。据了解,按照工程的设计,大坝建成以后,人中海的水位将升高50米,到那个时候,这片原始森林将不复存在。

  而康定北边的神湖--木格错,也曾面临建设水电大坝的厄运,后有人将这一打着发展经济实质违反国家自然法的事件,给上级乃至中央反映了,该大坝建设暂时搁浅。但今后是否死灰复燃,真是不得而知。

  在藏族的信仰中,木雅.贡噶山是珠穆朗玛峰的姑姑。由此可见当地人民对贡噶的尊重与崇拜。其实,从康巴文化、原生态丰富性与重要性上来作一个结论的话,贡噶山区域的地位实在是太重要了。作为现代人,我们对这一区域的管理,首先考虑的是,绝对不能光想从她身上挖钱搞经济,首先必须考虑的是,该如何保证她的安全与健康。

  我个人认为,首先,严格控制在保护区内的机动车道路建设;其次,控制进入保护区的人员数量,可根据季节与生产活动灵活调整;再次,帮助及管理当地人民发展经济,探求最佳的环保经济方式。在中国作事情,最困难的莫过于坚持,除了坚持只有坚持。

六、名称探讨:

  康巴藏族是甘孜藏区、青海藏区等藏族人民的叫法,根据历史的记载,这一地区的民族,其实是以当地古代众多诸羌部落为主体,在不断受到吐蕃(后藏拉萨)文化的同化融合的基础上形成的。由于这一地区大多在横断山脉的高山之中,康区远离卫藏中心地区(拉萨)距离也很远,受高山、河流的阻隔和交通条件的限制,这一地区与卫藏地区的交流,这一地区的内部交流,都有很大的地理限制。这样的历史发展结果,吐蕃文化对康区的同化程度并不彻底,也不平衡。所以,藏族区域的康巴在文化上形成了独有的特色和体系。在康巴藏族内部,这也还存在着许多自称或他称各不相同、语言和习俗都有各有特色的族群。

  为什么叫贡噶山的全名叫"木雅.贡噶山"?

  "木雅"是个藏语音译概念,在汉文史籍中,关于这个音译,还有"木内"、"緬药"、"觅诺"、"弥娥"、"弥药"、"米纳"、"穆纳"、"母纳"、"明雅"等不同的称呼。藏语中的"木雅",不仅仅是一个地域概念,也是一个族群名称。作为地域概念它是指木雅人生活的地区。在现在地理行政划分上,这一地域大致是指康定以西、雅江以东、道孚以南、九龙以北、丹巴西南这一片地区。而由于这些年来,仅康定与九龙二县交接地带的沙德和营官地区,木雅文化保留得较为完整,因而,人们所说的"木雅"有时也仅指这一地方。另外,在藏语中,"木雅"这个概念,首先是作为一个族群名称而出现的。据《旧唐书.党项传》记载:唐时,吐蕃东侵,党项"其故地陷入吐蕃 ,其处者为其役属,吐蕃谓之'弭药'"。《新唐书.党项传》也有"地乃入吐蕃,其处者皆为吐蕃役属,更号'弭药'"的记载。新、旧《唐书》的这一记载,使我们不难对"木雅"这个概念形成以下几点认识:第一,木雅作为一个族群名称,它始于唐代吐蕃时期。二,"木雅"是由党项"更号"而来;第三,"木雅"是吐蕃对被役属的党项人的称呼。

  木雅.贡噶山的得名来源于此。现在对于登山者来讲,如果沿传统线路去登贡噶,必然从新都桥南下,到达贡噶山西麓地区:木雅地区,就是沙德。

七、 结束语:

  1930年的10月,在美国《全国地理杂志》(现在的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期刊的前身)上,图文并茂的发表了一个题为《贡嘎山的光采》的专稿。这是和中国有不解之缘的约瑟.洛克撰写的,他对木雅.贡嘎的"雅博雅峰"作了这样的绘述: "走进寒冷、灰色的黎明,但见前方万里无云的天空下,一座无与伦比的金字塔--雅博雅傲然挺立。这是我所见过的最美妙绝伦的山峰,墨绿色的天幕下,那座冰雪金字塔呈现出灰色,然后又换作银色,但后来当太阳最初的光芒吻了上来,雅博雅的山顶涂上了一溜金黄"。

  詹姆斯·希尔顿在他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中,不是描绘了香格里拉的那座"卡拉卡尔山",这山峰的描述,不就是约瑟夫·洛克笔下的贡嘎山上那座雅博雅峰吗?!

  几乎同时,杨昆廷担任翻译及助理的"凯利--罗斯福探险队"经过了这里。之后的1929年 ,"凯利--罗斯福探险队"的第2支分队:英国自然科学家赫伯特·斯蒂文斯参与的,在前往打箭炉也就是现在的康定的途中,也来到了木雅贡嘎。 他们从丽江到泸沽湖,经过木里之后,从现在康定的八衣绒乡过雅垄江,到达了今天的沙德一带。斯蒂文斯已经见惯青藏高原雪山的壮丽。但是,1929年6月1日,当他上到海拔4663米的哈德山口时,迎面而出的贡噶还是把他惊呆了。他在《经深山幽谷走进康藏》一书中写道:"显然我的好运终于来了!过了山口,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万籁寂静,山脉连绵,巨石裸露,外形壮观,令人惊叹。"惊呆之后,他又收到丰厚的回报:"爬了大约60米,我就得到了丰厚的回报,我看到了金字塔形的雪山高耸入云,左边还有气势不如它雄伟但规模更大的雪山。空中独行者兀鹫(Griffon Vulture)在人迹罕至、到处是光秃秃岩石并结着冰的地区慢慢前进。"然而,作家很遗憾,"我的相机到永宁前就坏了,在这种令人遗憾的窘境中,以前我曾用铅笔和本子记,现在我决定用铅笔把眼前景色所展示的轮廓描绘下来。"

  笔者见过瑞士地图学家Imhof Eduard的铅笔画,画笔简洁而贡噶摄人。这就是贡噶,从过去到现在,无论每一个瞻仰过她的人,莫不惊叹她高耸的光辉。

  攀登者有其自我的价值观,我们作为热爱者,对那些先辈科学家及探险家,总怀着崇敬之情。攀登的魅力,很多人发表过很独到的见解。在我看来,我喜欢山上的各类图象,山峰线条、冰川、雪与湖泊等等地理信息,还有森林、草地以及野生动物,在人和大自然的交流中,贡噶山无疑藏着极为丰富的地理内容。而贡噶雪岭的曲线,就在八十多年前,已经永久的留在斯蒂文斯的铅笔画下了。

  知识及探索知识的乐趣,而相关于自然与山野的,这是我和先辈、以后人们的共同点。

  我所尊崇的美国登山家--Alex Lowe说:"一个登山者从本质来讲,只会去有山的地方和关心与登山相关的事。而一个探险者则热衷于去一个没人到过,甚至没有任何资料可寻,完全未知的地方。你应该知道这其中的区别了。许多登山者也拥有探险者的精神。成为一个普通的登山者,你只需通过攀登已知的线路,重复做别人已经做过的事。但是一个杰出的登山者就会去开辟新的路线,从另一侧面来攀登山脉。这就是他们的区别。"

鸣谢:陈泽刚、张伟贤、多吉大叔、蒋峻等。

贡嘎地图一

贡嘎地图二

贡嘎西坡

金色贡嘎东北坡

莲花山北峰5600左右,处女峰
点击可看大图

莲花山主峰(南峰)5702M。
日本队1998年登顶
点击可看大图

贡噶最难的山:爱德嘉峰,6618米。
还是一个处女峰

嘉子峰,6500米左右。
1981年英国陆军登山队登顶。

小贡噶

6112米的勒多漫因峰。
1999年日本北海道大学登山队登顶

田海子山6070米

应该是勒多漫因旁边的5860M峰

在白海子山的山脊上拍的录象截取照片:
贡噶主山系的九海子小山系图。

2002年5月拍的,傻瓜机。
海子山主峰:雅拉神山从塔公草原看
点击可看大图

勒多漫因在日乌且沟底垭口(翻过就是莫溪沟)的图片
点击可看大图

Eduard Imhof ,奇怪翻译叫他中文是“洛克.海姆”。
是在1930年铅笔所绘画的贡噶图。
就是那个瑞士的地理学家

mh:
另外2002年法国队Antoine de Choudens登顶贡噶山。见一个报告网页(法语)
报告网页
另一个报告网页
这里是google的英文翻译:
google的翻译

Antoine 去年在西夏邦马遇难。( mh写的纪念Antoine的网页 )

小毛驴:
关于MINYA与MUYA。

关于木雅是一个传统的藏民族小分支及地区概念。
而木雅有大木雅和木雅的说法,前者指指折多山以南、九龙以北地区,后者在康定县沙德乡(7000人)、九龙的汤古乡(2000人)。

在英语里,可能在19世纪、20世纪初期,先来的西方人习惯上翻译为“Minya”。所以就这样叫下来。叫“Muya”的也有,但比较少。
欧美现在习惯上叫那里就是Minya Konka。

汉语里关于木雅的概念,主要集中在人类学研究尤其民族学田野调查里,称沙德一带的藏族为木雅藏族。这里的藏族在语言上与康巴藏族有一定区别,融合了一些古羌语言的因素。塔公草原的上藏族有时也被称呼为木雅人,但这是大木雅的讲法。严格上的木雅人仅仅指沙德、汤古的。这里主要信奉黄教,也有少数信黑教(苯教)。在习俗上有区别于正统的康巴藏族的特点。

在汉语里,也有很少数的叫“明亚.贡噶”的说法,也许可能是有人把英语直接音译来的。

最根本原因,我想是语言翻译问题,藏语在不少字眼带鼻音比较重。所以汉族人翻译木雅,而欧美语系加了一个“n”。所以就有minya的翻译。

如:小贡噶,在老榆林村被多吉大叔称呼为“荣誉贡噶”,我是根据他的发音来的。如果我的听力有问题,或翻译表达上有问题,假如真的一天这个被叫开了,那可就得一代代遗传下去了。多吉叫他们村的神山“笔架山”为“拉莫孜”,实际上,我看到以前有人已经翻译为“拉莫蛇”的说法。而“笔架山”是纯粹汉语的标称,因为这山象笔架。



本文著作权及其他权力属于本文作者所有。
非经作者许可,任何传统出版物、盈利性的网络媒体不得以
任何方式转载或引用本文的全部或部分,包括文字与图片。
作者许可非盈利性质的公益性网络媒体转载或引用本文
且必须包含作者署名,其目的仅限于学习和交流。
任何侵犯作者著作权的行为将可能导致道义上的谴责或法律制裁。

京ICP备050535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