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资料   |   技术   |   报告   |   娱乐   |   主页   


深圳、阳朔开线记

by 自由的风,2004年1月


一、2003年五月深圳开线记


图片:贾贵廷

  2003年五月份,非典刚刚解除警报,公司派我去开拓边疆地区的市场。我虽然有些情绪,但失节事小,饿死事大,又想到边疆地区的姑娘们年轻貌美、思想开放,还是欢欣鼓舞地去了。人还没到深圳,就先给贾老师去电话报到。贾老师听说我来了,也很欣喜,终于来了一个自己送上门的苦力,于是和刘影开车来接。我听说居然有人来接,有些受宠若惊,出了机场大厅,就看见两个人站在那里抽烟。他们两个极度悠闲站在一群匆匆忙忙的穿着西装、拉着拉杆箱子的人群之间,显得特立独行。我背一个鼓鼓囊囊的破包,从姹紫嫣红的姑娘群中走出来,也显得有些鹤立鸡群。于是大家没费什么劲,一看就相互认出来了。他们把我带到停车场,我在一辆辆的大奔和奥迪中间想看看接我的那辆到底是什么颜色,是不是挂粤港两地牌照,但他们走到一辆破破烂烂的“悍马”跟前,拉开了车门,居然连钥匙都没用,说:“上车吧!”。我迟疑着说,“是这个?没搞错?”,他们坚定地说:“没错,你就是这个级别了!”我们往深圳疾驶而去,路过边检站的时候,我的边防证由于已经过期,又没有补办,不禁有些担心。但武警看到我们的车挂着“营运”的牌子,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挥挥手就放我们过了。

  5月的一个周末,贾老师他老人家又把这辆车借了来,我们去过店开线。贾老师把钻、电池(当时我们还是使用老式的免维护铅酸蓄电池)、逆变器、锤子、扳手、数十套hanger/bolt、绳子放到了我的背包里,自己背了机械塞、岩塞、快挂等东西。我们开车来到过店,顺山上的小路下到海边,又沿着海岸走了很原来到岩壁下。那一天太热了,我们俩到岩壁下的时候,已经象刚刚从海里游泳出来。我们坐在石头的阴影里喝水,很快就把一大瓶水喝干,但还是热,汗流不止。我们决定赶紧干活,早完事早走。

  我拿出各种装备,领攀。直上不算很难,但没办法设保护,我决定绕。上到上面,保护贾老师背着钻等东西上来。贾老师上来打好anchor,我们俩试攀了一下线路,打上粉点,之后他边下降边打钉。工作进行得很快,下午2点多就完成了。这时候水已经喝完了,天还是热得不行,太阳火辣辣的。我们赶紧收拾东西往回走。上山的时候,我汗流浃背,都快中暑晕倒了。贾老师看起来也好不到哪去。

  讨论给线路起什么名字,我说天气这么热,就叫"Heat"吧,中文名字就叫“热”。曹峻说"Heat"是“热量”的意思,不是“热”的意思。贾老师问:“那'热'的英文是什么?”我说:“hot!,但这个词还有'辣'的意思,也有形容女人'风骚'的意思……”贾老师哈哈大笑,说:“那就是了,那就是了,就‘hot’了。”

  这是我在深圳参与开的第一条线路,它叫做“Hot”。


二、2003年十二月深圳开线记

  上周贾老师新买了一支博世充电钻,我去他店里训练,拿着玩,说,要不要试验一下开开光啊?贾老师立刻热情响应,说:周末,周末我搞个车,带上东西去过店开线喽。


蓝色线路:没搞头
红色线路:有搞头
白色线路:亏大了
图片提供:贾贵廷

  于是周末我们起了个大早,woodhead也加入了我们俩的行列。我和woodhead下楼的时候已经看到贾老师开个借来大破假悍马2020等我们了。上午9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岩壁下,抄家伙干活。幸运的是,贾老师半年前藏在这里的hanger、bolt、锤子、扳手、一把老电钻、逆变器等等财宝居然完好无损。

  贾老师看好的岩壁是在一个大洞边上,沿着洞口的山壁向上17米左右。贾老师aid,我保护,woodhead那个数码相机摄影。原来贾老师说线路难度在5.11左右,打完了3颗钉,下来,说,可能不止。于是我们换上鞋子轮番试线,第二颗钉到第三颗钉要出一个屋檐,没大点了,需要反手抓一个pinch点,拉起来,抓一个小岩缝,而且脚点不好……谁也上不去。

  贾老师决定继续干完这条线路,于是我们继续工作。

  下午涨潮了,海水拍着岸边的礁石,溅起7~8米高的浪花,非常漂亮。深圳的海,美极了。

  线路下半部分aid着开,上半部分不好设保护,我们从旁边绕到山上,降下来开,打完顶部降环,又打了半颗钉,电钻没电了,总共打了7颗半钉。woodhead和我在下面大声耻笑贾老师的新电钻,说,你还是自制锂电池吧,电量更足……贾老师深以为然。

  于是我们决定收工回城。上山的时候贾老师建议线路暂定名为“没搞头”。

  路上讨论晚餐吃什么的问题时,产生了分歧。我力主去吃羊肉串和拌面等新疆菜,他俩坚决要求去吃海鲜。于是经民主投票,我们又开车跑到盐田woodhead相熟的酒店吃海鲜。饭后我结帐,发现……亏了,比城里还贵,3人200多,我还没吃饱,但兜里银子不多了,又实在心痛,于是忍了……

  上了高速,我坐后排,闻到有些味道不对,向两位老司机提出:有什么东西烧糊的味。遭到耻笑。

  等快到我们公司了,一个红灯,我们停了车,忘了谁说:谁的车在冒烟?

  “不是我们的吧?”

  于是我们东张西望看谁的车冒烟了,没找到。绿灯了,于是我们又走。等到了公司门口,两位老司机决定看一看到底是不是我们的车在冒烟。机器盖子一打开,所有人都笑了,是我们的车!水箱已经烧干了!!加了很多瓶水之后,发现,完蛋了,漏水漏的厉害,不知道是缸垫完蛋了,还是缸完蛋了。周一去修车,不知道要花200块还是2000块,这下亏大了。这线,开贵了……

  顺便说一句,我们借的2020几乎所有的表都是坏的,水温表不工作,所以老司机们不知道水已经烧干了。在高速公路上还有高速公路维修车拦住我们,说:你们的灯怎么都不亮的?靠路边,慢慢开!!后来我们发现,灯是好的,很亮,贾老师嫌他太亮,开了雾灯……


三、第二天……

  周一我出台去见客户(我公司跑客户全叫“出台”),WOODHEAD留在家里联系修车事宜,在咨询了新浪切大队的朋友们之后,联系到了口碑不错的深圳专修2020的师傅。师傅找个人拖车过去,一看,乐了,说:“这辆假悍马我认识,曾经有一段时间每周都来我这里修,车主和我很熟的。你看这颗螺丝还是上次缸盖坏了我换的,最近车主忙吧,很久没把车开来修了。”,又说:“深圳玩2020的就那么几十人,我全认得……”

  边说边修,都弄完了,一算账:985!!!

  缸垫全换了,缸盖也烧变形了,重新磨了缸盖,拖车费、人工费……

  今天晚上去贾老师店里训练,见到贾老师,我说:“贾老师,车修好了,算算账吧?九百八十五元整!!”

  贾老师一脸茫然:“什么钱,修什么车,我不知道啊,哈哈哈”

  “好,算你狠,冰爪钱不给了!”我还欠着他上次买冰爪的钱。

  到最后帐也没算清,只是可怜woodhead,修车钱是他垫付的……


四、几天以后……

  今天我和同事正在楼下的大排挡上吃5元一份的快餐,woodhead突然叫:“贾老师!贾老师!”

  我呆呆地看着他,以为他疯了,这是我们公司楼下面的大排挡哎!贾老师的店离这里有5公里远。

  但我错了,woodhead没有疯,一个穿冲锋衣,背个小包包,留着个冬瓜头,拎着手机的家伙走过来,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也点了一份5块钱的牛腩面,是他,是他,是他!是贾老师。

  贾老师到我们公司附近给秋香取机票。

  面还没来,我们闲聊,突然贾老师惊叫:“我的钱包呢?”手一会在身上乱摸,一会又在小包包里乱摸,我以为他开玩笑(贾老师最爱开玩笑的了),于是笑眯眯的看着他。眼见他神色越来越凝重,好像是真的了,这时woodhead也站起来帮贾老师摸。贾老师乖乖地站着,woodhead依次摸了他的各个口袋,包括上衣口袋,裤子口袋,小包包……都没有。

  我们开始猜测,会不会在旅行社丢了?会不会在路上丢了?贾老师打电话给旅行社,小姐们说没有。我们赶紧吃完饭,我陪贾老师跑去旅行社找,没有,真的是丢了。损失不小。

  贾老师下午回到他的店里,给我MSN,试图让我补偿他的损失,我苦口婆心的说服他:这事情和我们真的是一点关系也没有,他见到我们时钱包已经不见了,我还请他吃饭、喝咖啡、安慰他,本来这些服务我们都是适当收费的,但是这一次为了安慰他受伤的心灵,友情赠送了,不另收费……

  可怜的贾老师。


五、《亏大了》帖子贴出当晚和贾老师MSN纪录

探险鸟 说:
风哥
自由的风 说:
怎么了?
探险鸟 说:
到处宣扬我的丑事呀!
自由的风 说:
不是丑事,我只是忠实地记录一下我在深圳的生活,免得我在北京的朋友们担心我
自由的风 说:
希望一切厄运都结束了
探险鸟 说:
下午接到一个电话
自由的风 说:
怎么了?
探险鸟 说:
说捡到我的钱包
自由的风 说:
钱是甭想了
自由的风 说:
能拿回证件和卡就不错了
探险鸟 说:
其实就是小偷给我打电话,想我用钱赎回证件和卡。
自由的风 说:
黑黑,还是被小偷偷走了
自由的风 说:
你以后不要那样背你的小包包了,很容易被人家偷走东西
探险鸟 说:
为了不让他如愿,我回答他,证件和卡我都报失了,那些东西对我来说没用了。
自由的风 说:
小偷了得阿,在大马路上成功偷走贾老师的钱包!
探险鸟 说:
证明一件事,是去你们哪给小偷偷走的,你们脱不了关系,你们要赔偿我的损失。
自由的风 说:
不对,你不过是想来吃饭,但运气不好……
探险鸟 说:
不对!我主要是为了给你们送修车钱。
自由的风 说:
看在大家关系不错,我不给你冰爪余款了,你也不用给我们修车钱了,大家两不相欠,如何?
自由的风 说:
我这主要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并不表示我同意你的说法
探险鸟 说:
不行!把我的损失赔给我,把我的冰爪钱给我,我给你们修车钱,如何!
自由的风 说:
这不好吧?
探险鸟 说:
这很公道,就算到法院我也是站得住脚D
自由的风 说:
再说了,我们每天都走来走去的,从来不丢东西,你自己不小心
自由的风 说:
我感觉吧,你应该吸取这个教训,不要以后再不小心了
自由的风 说:
这其实是破财免灾
探险鸟 说:
不是直接原因也有间接关系,到法院也有连带关系D
自由的风 说:
老天安排的最大,为什么我们不丢东西呢?主要是因为我们心地善良,不做坏事
自由的风 说:
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汉子,你应该勇敢的面对现实……
探险鸟 说:
就因为我太心慈了,为了不让你们损失,给你们送钱,使我损失更大了。
自由的风 说:
我们损失也很大阿!
探险鸟 说:
就冲这层关系,不赔全款也赔个人2/3吧!
自由的风 说:
我们根本没有责任的
自由的风 说:
我们也很困难啊,你看,年关就要到了,我们还没有发工资……,即使想出于朋友情谊,周济你一下,也是里所不能及啊
自由的风 说:
(一些古怪的图标:哭泣)
探险鸟 说:
这明显是耍赖嘛!是不负责任的说法嘛!
自由的风 说:
(一些古怪的图标:抹眼泪)
自由的风 说:
贾老师,还是你厉害
探险鸟 说:
我准备聘请庞大的律师团起诉你们,等我的律师信吧!
自由的风 说:
我不怕,无产阶级除了锁链一无所有。再说我们站在公理一边
探险鸟 说:
你们这样昧着良心过日子,过得舒服吗!会发恶梦D
自由的风 说:
譬如说5月份那次你约我帮你开线,我丢了15,000块美元和很多珠宝、有价证券、股票什么的,我都没找你索赔,我都是默默的自己用辛勤的汗水铺上了……
探险鸟 说:
那是无中生有,就算是也过了申述期了。
自由的风 说:
还有上周那次我去给你送冰爪钱,路上丢失了美元150,000,和很多钻石珠宝、有价证券、股票、房契等等,我也没有找你索赔,也是用我自己的卖血钱换上了……给你的冰爪钱,还是我借的
探险鸟 说:
你看看!骗人了不是,你这么冷血,你的血哪能卖钱呀!最多不也就#$%&*!
自由的风 说:
甭管#@$%&*了,要是说赔偿,就一块算。我给你港币700的2/3,人民币800的2/3。我丢的珠宝、股票什么的不好作价,就不算了,只算好算的美元,一次15,000一次150,000,两次你各赔一半就行了,共美元82,500,其中500美元算是赔给你的,你再给我82,000块美元就可以了
探险鸟 说:
睡觉了。88
自由的风 说:
贾老师,帐还没算清……

  三天以后,我从银行取钱,结清了woodhead垫付的修车款中贾老师和我应当AA的部分,之后我没有给贾老师买冰爪所欠的尾款,贾老师也没有给我修车钱,也没有再找我赔偿丢钱包的损失。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六、兴坪攀登记

  贾老师早就和我计划元旦干什么,我们的计划有:去过店开线;去英德(离广州不远的一个县,离深圳3~5小时,石灰石岩壁,很漂亮,很象阳朔的岩壁。);去泰国;去阳朔。泰国的计划最先被否决掉了,大家都没有那么长时间的假期。英德交通实在不方便,也被否决了。一直到元旦前几天,贾老师都没有借到车,于是过店也没戏了。我们觉得阳朔的计划还是可行的,从决定那天开始,贾老师就在深圳各个俱乐部组织活动的网站上看,看有没有每个人来回费用100多块,组织包车的消息。等到十二月二十九日,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组织包车的时间都和我们的时间不太相符,相符的车又没有座位了。我们两个真可怜。我们决定自己坐大巴去,虽然费用要200多元,但卧铺比较舒服。我们跑到银湖汽车站买票,丢进去440元,说:“来两张30号去阳朔的卧铺票!”售票大姐白了我一眼:“280一个人!!”我和贾老师都没听清,问:“多少?”“二~~百~~八~~!!!”我们俩相互看了一眼,悻悻的把钱又拿回来了。我们两个很沮丧,坐车往回走,贾老师又打了无数电话联系俱乐部包车未果。

  十二月三十日下午,我坐在公司办公室里整理文档,贾老师从MSN上发来消息:“去不去阳朔?”

  “你说呢?”

  “去吧!!”

  “啥时候走?”

  “你说!”

  “嗯,那今晚吧!”

  “我回家去拿衣服,你来我店里,然后我们去银湖买票走!”

  “OK”

  于是我们出发了,在银湖忍痛买了280元一张的卧铺票。之后是漫长的长达一个多小时的等待。其间我们分别电话骚扰了王大、赵凯、赵雷和赵鲁。我们俩等着往行李箱装行李,等待中,我拎了拎贾老师的背包,太TM轻了。他可是给我装了不少家伙:电钻、充电器、Bolt、Hanger、绳子……原来他把所有重东西都放我包里了!上了车,贾老师抱怨上铺空间太小,根本坐不直,躺着脑袋都快顶着天花板了。我不理他,服务小姐也不理他,于是一路无话。睡得正香,贾老师和我被从睡梦中推醒,服务小姐:“到阳朔了,到阳朔了。”我抬头望窗外望去,窗外天色一片黑暗,看表,才早上五点半,司机疯了,比正常情况早到了两个小时。我们俩下车。我们站在路灯下,车“呼”的一声开走了。几条人影从黑暗中窜出来,问我们“住不住旅馆”“要不要导游”。我操着阳朔本地口音说:“阳~缩~堤~~”这句话是秋香教我的,管用。他们很快四散开了。又只剩贾老师和我站在路灯下。我们背起包,向沉睡中的西街走去。5:30的西街除了我们俩,一个鬼影都没有,我们感到很孤单。我们在西街上找到了唯一一家通宵营业的店,进去要了点东西吃,然后坐着烤火到7点多。小学生们都去上学了,我们俩逆着人流走到西街口,跳上一辆开往兴坪的车。我们的目的就是在兴坪攀爬、开线。

  到兴坪是早上9点多,两个人找个店住下,四处闲逛找岩壁。朝板山就在漓江边,从码头上就很容易看到一个漂亮的,巨大的Overhang在底部,上部是越来越小的Overhang,岩壁干净,呈金黄色。我们顺着河滩走过去,看看是不是可以有漂亮的线路。朝板山的山脚下汪着一滩绿油油的死水,因为是枯水季节,水位很低,这里的水就成了死水。下面的那个巨大的Overhang岩壁是白色的,有十来米长,七~八米高,岩壁太完美了,只有一些细小的波纹在岩石表面,根本不可攀!上部的岩壁非常好,略微有一点Overhang,但点多,是可攀的,而且可以有非常好的线路。朝板山让我们失望,我们决定坐船沿江找岩壁。我们逆流而上,过了朝板山,又往前走了一段,看到了二十元人民币上的山,听说秋香已经爬过,我们也想去试一试,又往前走,看到江边有几块岩壁非常好,但都要从水里起步,麻烦。“九马画山”是漓江上著名的经典景点,据说New B的人可以从那座山的岩壁上看出九匹骏马,周总理当年就看出来了。船夫一直喋喋不休地给我们讲这山的神奇,还一直问我们看出几匹马了。老实说,我一匹也没看出来,贾老师也一样。这说明我们绝不New B,这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因为我们根本就没看,我们一直在观察那块岩壁,真不错。岩壁是黄色白色相间的,上面有黑色的水纹,岩壁很干净,上面没有什么植物,石头看起来也不破碎,但好像没有什么成系统的裂缝可以传统攀登。我们最感兴趣的是,岩壁下部的江水很深,肯定超过5~6米,岩壁下部有两个洞,一个洞住了渔民,他还把岩壁下的水域用绳子圈起一块,也许在养鱼。另外一个洞顶离水面很近,从洞里可以一直沿洞顶攀爬,翻出屋檐,在往上攀爬一段,下面水很深,可以deepwater solo,夏天来玩一定很爽。船往回开,贾老师和我都在想,去哪里爬呢?我们想起,来的时候在船上看到过的一座孤零零的石头柱子,也许会很有趣?我们决定回去的路上仔细看看。那个石头柱子在江面上可以看得很清楚,因为它离江面很近。这里的江面很宽,水流缓慢,柱子旁边是两座100多米高的大山,都有漂亮的岩壁,但可惜的是一座的岩壁要从江里起步,另一座的岩壁上长有很多植物,比较脏。那个石头柱子可是又干净又突兀。我们看了一会,拍了几张照片,继续往回走。回到码头,我们决定再到二十块人民币山看看。走到山下,看到岩壁已经被部分破坏了,有一些当地居民在开山取石头。我们沿着山脚一直走过去,但遗憾的发现,到处都在取石头。回旅馆的路上,贾老师和我讨论,到底爬哪里?我强烈要求爬石头柱子,我说:“这个有趣多了,我可不想爬炸过的碎石头。”在这一点上,贾老师和我取得了一致意见。我们俩回到兴坪,开始准备攀爬石头柱子。我们先去杂货店买了10米白色尼龙绳子,准备登顶以后下降用,然后吃喝,讨论明天的计划、看电视、睡觉。


笔尖峰“沟边”路线
图片提供:贾贵廷

  2004年1月1日早晨,我们俩早早起床,沿公路逆江而上,走了大约半小时,看到了我们的目标山峰。花钱雇竹排过江,两人往返票价总共10块。石头柱子就在山坡上,走几分钟就到了。我们站在柱子的岩壁下仔细观察,线路很干净,石柱中间部位有一棵大树,似乎可以做anchor,线路上有不少缝,虽然不连续,但断断续续的总可以找到放保护的地方,也不算很难,我们初步估计线路整体难度在5.8~5.9的样子。两个人整理装备,我拿出绳子,整理顺,拿着绳头说:“谁领?”贾老师看着我说:“我无所谓,领不领都行。”我说,“那你领吧。”“你领你领……”我们俩都爆发出大笑:“哈哈哈哈,跟我玩这套!”最后决定贾老师领第一段,到那棵大树,设anchor,我继续领第二段。

  贾老师起步了,开始几米看起来石头很破碎,贾老师上了一段,设了岩石塞。贾老师最喜欢在阳朔的石灰岩岩壁上放岩石塞了。他慢慢的往上攀,我的脖子一点点地抬高,很快就酸了。贾老师大约爬了一个小时,过了中间几个难点,到了那棵大树的位置,我听到他叫:“大树好像死掉了,这里设anchor不安全!我继续向上了。”我原来有点担心绳子不够长,但看到他在大树部位的时候我们的60米绳子还没过中点,就不担心了。“继续向上吧。”我冲他喊道。很快几乎看不见贾老师了,我感觉绳子一点一点的越放越长。又过了一会,隐隐约约听到贾老师喊设好anchor了,我确认他是设好了anchor,解开保护,穿上鞋子,等他收绳子。

  我开始跟攀,一边收保护器材。开始几米看起来很破碎的石头其实相当的结实,看来我过虑了。慢慢往上爬,越过几个难点,心中暗暗佩服贾老师。这一段有几个地方不是很容易,略有一点仰角,脚点也不算很好,首攀的时候还有很多松石头,中间还有一段5~6米的runout。如果是我领攀的话,可能还要费些力气。爬到那棵大树的位置,看到它虽然没有完全死掉,但也差不多了,设anchor确实不好。我继续往上。大树往上一段点比较远,也不算很容易。到了贾老师设的anchor,贾老师笑眯眯的说:“他妈的绳子拉不动了,只好在这里设。”我抬头一看,离顶峰只有5~6米的距离。我们俩决定上去。贾老师保护我,我往上爬。这一段非常容易,到处是大点,只要留意松石头就行了。事实上,这一段由于是一块块石头摞起来的,很多松石头。我没有在中间设保护,直接上到顶。在顶上设好anchor,保护贾老师上来。顶峰是好几块大石头,上面很平,有一棵手腕粗的小树丛石头缝里长出来,我试了试,小树木质疏松,不能做下降anchor点。我发现一块50cm乘80cm的大石头,从这里可以下降到石柱的另一侧,这一侧连着旁边的山,只有大约30米,我们想降到山坡上,然后走下去。那块石头和旁边的一块石头之间有一个大约8mm宽,很深的缝,我把我们带的白色尼龙绳用双渔人结接起来,再把愚人结卡到石头缝里,想用这个下降。石头缝很细,我往放下放绳子很不方便,贾老师过来一把就将旁边那块石头推动了,缝变大了。我们俩都吓了一跳,看来这样是不行的。我们改了主意,决定绳子直接绕那块大石头。我试着搬了搬那块石头,纹丝不动,我把尼龙绳绕了四圈,再把主绳挂上,用菊绳连接anchor点,上上下降器,慢慢把体重加到尼龙绳上,又把贾老师身上的机械塞、岩塞等等重物统统拿过来,挂在绳子上晃动了几下,又跳了几跳,石头还是纹丝不动,白尼龙绳虽然被石头很锋利的边缘切割着,但好像也没有什么损伤。我放开菊绳,开始下降,很顺利地降到山坡。贾老师拆除了顶峰的anchor,也下降下来。这一天真是完美,我们在顶峰大石头上留了10米绕石头四圈的白尼龙绳,还留了两个烟屁在石头缝深处做登顶证明,照了环拍照,首攀并且双跨了这个石头柱子……我们决定把这个漓江边上的石头柱子命名为“沟边峰”,它就那样挺拔地矗立于水沟边上,那样的突兀。它真是一个神奇的山峰。后来有人告诉我们这个山峰叫做“笔尖峰”,于是我们决定把我们攀爬的线路命名为“沟边线路”。


七、阳朔开线记

  晚上我们返回阳朔,见到了阿成、小虫等众阳朔混子。他们对贾老师带来的40多套挂片、膨胀钉极端感兴趣。一月2日贾老师和我骑车到处看岩壁,见到了阿成和小虫说的遇龙河边的那片美丽岩壁。一月3日,我们起了大早,叫上小虫去开线。岩壁很漂亮,金黄色的,有些像大榕树的岩质,山的另一面背阴,石头是白色的,有较大的仰角,很像月亮山的岩石。我们先在黄色岩壁上看好一条线路。小虫和贾老师从岩壁中部比较容易的地方传统攀登上去。他们俩在山顶上的灌木丛里,我在山下面的田里,叫“左面一点,左面一点”,一会又叫:“往右一点,在往右一点!”小虫看好的线路在一处水脊形成的钟乳下面,贾老师先降下来,打好anchor点。他们俩降下来。阿成试攀,标定钉的位置。阿成很野蛮——5.13级的选手就是不一样——他专门往难度高的地方爬。左右尝试了几遍之后,我们大家达成一致,按照阿成第一次试攀的线路打钉。小虫真是一个敬业的苦力!他背上钻,单绳一路上升上去,打钉,由于没有带吹管,他就把嘴凑到刚打好的孔上去吹,下来的时候,满头满脸的石头粉,嘴唇也白了,样子很可爱。第二天我们抓紧时间,起得更早,一天干完三条线路。大家分工合作,效率极高。阿成试攀,标定钉的位置,然后我和贾老师上去钻孔装挂片。阿成被我们誉为“金牌试线员”,常常是他在上面叫“怎么打?”,我们在下面叫:“往死里打!!”后来有一条线路,就被命名为“死里打”,以纪念这一次的开线活动。

  和阿成、小虫、贾老师他们合作真是愉快,阿成、小虫、贾老师对待开线工作都很认真、一丝不苟。阿成、小虫本身的攀登水平也很高,这样我们才可以干出高质量的线路。那真是四条高质量的有趣的线路,线路长度都在25米左右,线路全是耐力型线路,有轻微的仰角,动作夸张漂亮、难度均匀,没有特别尖锐的难点,也没有特别好的休息平台,整条路线都很干净。而这山上还有很大面积的极其漂亮的岩壁。我希望这里能成为大榕树那样的经典攀岩区。

贾老师的攀登者相册

阳朔白岩山攀岩线路


本文著作权及其他权力属于本文作者所有。
非经作者许可,任何传统出版物、盈利性的网络媒体不得以
任何方式转载或引用本文的全部或部分,包括文字与图片。
作者许可非盈利性质的公益性网络媒体转载或引用本文
且必须包含作者署名,其目的仅限于学习和交流。
任何侵犯作者著作权的行为将可能导致道义上的谴责或法律制裁。

京ICP备050535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