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户外事故


14
七 06

2006.07.14,昆明西山,绳降

时间地点:
2006.07.14,昆明西山

关键词:
绳降,绳子不够长

事故过程:
新快报讯据《东陆时报》报道,7月14日下午,4名攀岩爱好者在昆明市西山主峰海拔2506米的美人峰实施山顶绳降时,因绳索不够长,从下午3时起就被困在了半山腰。武警消防官兵紧急营救,经过19小时,终于将4名被困人员安全救下。

据介绍,14日下午1时许,12名攀岩爱好者(7男5女)爬上美人峰峰顶后,潘标等4人系上救助绳,开始绳降运动。因下起小雨,其他人乘车下山,准备与同伴汇合。3时许,4名绳降者降了100多米后,发现携带的200多米长的绳子根本够不着底(山峰落差达600多米)。晚7时30分左右,4名被困者慌了神,这才用手机向同伴求援。

晚8时许,110巡警和武警、昆明市公安消防支队特勤大队一中队消防人员赶来搜救。晚9时许,消防战士在被困者同伴的带领下,登上山顶,然后用便携式探照灯、救助绳、安全救助背带等救助工具开始搜救。由于普降大雨,直至昨晨3时许,官兵用强力探照灯才探寻到两位攀岩者的腿,但因距离太远,无法营救。天刚亮,武警官兵又带上救生工具进行攀岩寻找,终于在岩中找到这4名悬吊着的男子。9时30分,第一名被困者被救下,到10时40分左右,最后一名攀岩者被安全解救。


17
三 06

灵山冻伤事故总结 by haohaoganhuo

主题 灵山冻伤事故总结(20060311)
作者 haohaoganhuo
时间 2006-03-17 18:52:38

首先,我描述一下当时的环境,是下撤安全还是翻过灵山下山安全由大家评判,请大家注意下撤是走有雪的野山,翻过灵山走的是景区路,下边有接应车辆、卫生所和人家。

开始的时候山脊上也没有那么大的风,大家感觉风大的不行的时候,已经离开下马威近五个小时了,那时大家的距离还没有拉开太多, 也没有人受伤,而大部分队员完成穿越的时间不超过八个小时

接下来,把一些我通过这次活动得到的经验教训,以及不明白的地方,写一下,然后再描述当时的情况,请大家评论,指教。

1. 要清楚的意识到,北京11月份~4月份户外的环境比其它时候严酷得多,在这阶段1.0强度的活动,很可能由于天气原因变成2.0以致更高。所以在召集人员的时候一定要严格考察履历。
2. 下雪的时候,即使山下不冷,在海拔2000米以上的大风会让人感受到非常寒冷,这次灵山山顶的温度是-12℃,下山途中,由于大风和太阳出来后的化雪,感觉上已然跟零下二十几度差不多了。所以要及时检查人员装备,坚决劝退衣着单薄者。这次有人带棒球帽,有人连手套帽子都没有带,没有发生更严重的后果,实属万幸
3. 我想争议最大的,就是应不应该用雪搓的问题了,我是这样想的,在冻伤没有发生的时候,用雪搓可以促进血液循环,雪主要起到润滑的作用,迅速的摩擦,可以产生热量,让失温的皮肤复温,但是冻伤发生后,皮肤很脆弱,感觉也很迟钝,一方面会被雪中的杂质划伤,另一方面在血液无法正常供应的情况下,低温的雪会造成进一步失温,这时人的身体是最好的复温工具,可以直接将手插到自己或者别人的怀里。书上建议用接近体温的水,但是在野外很难控制水温,所以不建议用水。
4. 一定要随时注意自己的手、耳朵的感觉,一开始感到僵硬、麻木,就必需马上用手搓,促进血液循环,只要保证血液供应,冻伤便不容易发生。
5. 在寒冷的情况下,如果开始失温的人没有发生硬伤,要尽量让他自己行走,以保持自身抗寒能力,而雪球的脚没有发生冻伤,就是她一直行走的功效了。
6. 经历了寒冷之后,一定及时检查自己手脚,脸部,看是否有麻木疼痛感觉,如果有,及时到医院就医,不可因为疲倦拖到第二天,这时恐怕已经回天无力了,注意!包括疼痛,疼痛虽然是有感觉的表现,但是这次一个MM由于忽略了这个疼痛,现在仍然在观察是否需要截指。
7. 在伤者表现出来多种症状的时候,千万要分清主次,由于雪球表现出失温无意识症状,我不知道她的手才更需要照看,如果知道,一定会嘱咐照看人员将雪球的手揣在自己怀里复温,也就不会出现这种恶劣的后果了;而实际上她的无意识在暖和环境里很快就恢复了,真正严重的还是手上的冻伤。
8. 最后一点疑惑,就是在山上的时候,我让雪球从我的领口将手伸到我的怀里,但是她比我矮,所以胳膊要举得比心脏高了,这会不会阻止了血液回流到手上呢,还不如直接将她的手伸到我的兜里,用我的手为她暖,这样可以让血流得顺畅些。可是我感觉我的冲锋衣兜除了挡风外,并没有保暖效果

下面是当时的一些情况,从我见到的第一个开始说自己手冷的人那里:
上山的一路上,只有在穿过树林后的一个垭口处,脉动MM说过她的手冷,但是脱了手套,用雪搓了几下便没有事情了,所以在上山路上我没有见到有冻伤的情况发生,我想这是由于大家上山时候运动量大,血液循环良好,只要有手套的保护,便不会造成冻伤,后来看小悟的游记,说上山的时候有人耳朵冻伤,这应该是完全暴露在寒风中的结果

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有人说自己的手有问题,是乐兰轩MM,她说她的手很冷,当时我想用雪搓搓就会好起来的,于是便让她摘了手套用雪搓,但是她用雪搓了一下便说手疼得厉害(也许她抓的雪里含了太多的杂质),然后就不搓了,当时我看她的手只是发红,判断没有什么事情,于是把她的手放到脖子里暖和了一会儿,当时风很大,我认为那里不是停留暖手的地方,便强迫她带上手套继续走,结果发现手套已然冻住,手伸不进去了,这时小蛇回来又帮着乐兰轩暖手,停留不是办法,于是让乐兰轩右手放到小蛇的左兜里,左手放到我的右兜里,我们用手暖她的手,走了一会儿她的手便不冰凉了,我认为在这里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就是她的手并没有发生冻伤,如果用干净的雪搓,可以靠自己加快末端循环,达到暖手的目的,但是手套被冻得放不进手,是出乎意料的,所以在严寒环境下,千万不可长时间将手套离开手,即使没有雪,一分钟内汗也会结成冰。我的手套便是这样。

灵山顶峰通往缆车下山起始处的石板路已经完全被雪覆盖了,有时会陷到没过大腿的雪里,所以雪球、风尘等几个人被大风吹离了正确的下山路线,幸亏山谷来风看到,通过对讲让后边的阿茫和孩子他爹将他们追了回来。

过了索道下山起始点就看到已经回到台阶路上的雪球MM、风尘GG、影子MM等几个人了,孩子他爹也在,基本上是一个GG帮助一个MM,当时我还佩服着雪球和影子呢,她们当时没有用别人扶自己在走,只是时不时的摔跤,因为台阶上铺满了雪,如果不用力把雪踩实便会滑倒,雪球和影子就是这样时常滑着走的,现在想起来这加速了她们的失温。后来发现影子如果没有人扶,站起来马上会摔倒,便上去扶着她走,有了乐兰轩的经验,所以上去便问她手冷不,她说手冷,我便将她手揣在兜里暖着,她的手一会儿就暖过来了,而她总摔跤的原因也不是因为体力不支,只是因为眼镜起雾后看不清楚路了。这时看到风尘的两边颧骨已经全白的,我便让他用雪搓,后来也就回血了,说明在冻伤没有发生的时候,用雪搓是可以促进血液循环的。

本来是孩子他爹和风尘扶着雪球MM在走,但是雪球突然坐到地上起不来,孩子他爹说这姑娘好像有点迷糊了,当时感觉影子的手有温度,走路也很稳,便把她交给孩子他爹,让他们先走,我将雪球扶起来后问她手冷不冷,她说冷,但是又说没有事情,我听不明白,便将她手套摘了,发现她左手四个手指头一直到指根都完全白了,而且无法自己回弯,右手好一些,是到第二个指节处,当时我心头一紧,手冻成这样都不说话,难怪她自己感觉没事情了,那是没有感觉啊!匆忙抓起来一把雪,搓了两下,马上想到她的手已经完全没有温度了,已经谈不上是否需要舒筋活血了,而且当时的位置风也很大,没有办法长时间停留,于是便将她的左手使劲往我脖子里边塞,然后右手攥住她的右手指尖,想借此给她复温,结果不到十分钟我的右手便冻得无法打弯了,急忙抓雪使劲搓,便缓过来了。我搓手的时候,让雪球MM将手放到她自己的兜里边,再拿出来的时候竟然又沾满了雪,这才发现她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一大块雪,不是她的意识有点模糊,就是她的左手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当时我心里更害怕了,继续将她的左手放到我脖子里,右手让她自己揣在兜里,因为台阶路不够三个人并排行走,风尘便在后边跟着,风尘穿得也很少,只带了一个毛线帽子,他的脸和耳朵便是在那里冻伤的,当时让他迅速下山,可能就不会那么严重了,但是以为他是雪球的男朋友(实际上不是,很佩服他,能跟雪球走到最后),便没有那么做。下到停车场前最后二十分钟雪球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平衡了,我单单驾着她的左胳膊已经没有办法让她站稳了,我只好提着她右肩部的衣服,才能让她不再摔倒,不过当时她还是能够控制自己的腿用力的,只要不摔倒,我不用使太大的劲便可以将她扶稳。在索道下山终止处又碰到了返回接应的阿茫,我便让他找个暖和屋子,我当时还担心她的脚有问题,所以想停下来看一看,结果经过的所有的饭店和宾馆都锁着门,只好找了一个空铁皮房子进去了,当时急忙铺好地席和防潮垫,让雪球坐在上面,先看了她的手,她的左手小指已经泛红了,其它三个手指的苍白已经退到第二节,心里松了口气。看了看她的脚,虽然很凉,但是应该没有冻伤,帮她穿鞋的时候,发现她只穿了一条牛仔裤。烧了一杯咖啡,让大家喝了,听到下边说车正在努力往上走,想着再不走如果天黑了就更冷了,便又出发了。

阿茫扶着影子先走,雪球、风尘和我在后边,出了铁皮房子没走几分钟,雪球便走不了路了,单靠我一人之力无法再扶她,便和风尘一起驾着她,她嘴里好像在说太累了,不走了之类的话,人已经完全糊涂了,这时候我想的便只剩下赶紧给她找个暖和的地方。走了十几分钟风尘有些驾不动雪球了,我急忙呼救,刚好碰上了赶上来的静月无痕,他和我一起将雪球驾到江水河村,找了一户亮灯的人家闯了进去,这户人家很不错,马上带我们到卫生所,静月无痕背着雪球到卫生所,然后小悟,山谷来风,小蛇几个人也赶上来帮忙,我就再也没有帮上什么忙,直到坐车回京,基本的全过程就是这样了。


5
八 05

北大学子凤凰岭坠亡

X05086BJ004

滑坠

2005年08月05日, 北京凤凰岭

北大学子凤凰岭坠亡

本报讯(记者张剑锋 毛学文)昨日下午,北大一学子在凤凰岭爬山遇险,滑落约 30 米深山涧,夹在石缝中。同伴将其抱出后报警求救,海淀警方、 999 急救中心和景区管理处数十人冒雨展开 3 小时营救,最后该生因伤势过重身亡。

坠落山涧夹在石缝中

据一自称孙丹(音)的年轻学生介绍,昨日下午 3 时许,伙伴张俊明(音)从约 30 米高的山崖上坠下,夹在石缝里,头部等处血迹斑斑,孙赶紧下去趟过小水潭赶到事发处,半个小时后将其抱出,张开始尚未昏迷,还喃喃着:“快来啊,受不了了,不行了……”孙站在山石上大喊救人,并用手机报警求救。等救援人员赶到时,张俊明已昏迷过去。
据孙丹说,张俊明是北大中文系三年级学生,他和张是远房亲戚,自己刚从广州过来几天,前天晚上还到北大和张俊明住了一晚,昨日下午 2 点左右来到景区,此前张俊明曾来游玩过,他们两人爬到山上之后,看到上面没路便打算下山,当时张俊明走了另一条山路,“我只听见哎哟一声,他就从山谷上滑下去了”。孙说,张俊明当时几乎是头朝下掉下去夹在石缝里,流了很多血。

来源:新京报

一名景区管理人员在远眺出事的地方。北大学生张某就是从这块岩坡上方摔下来的。


28
五 05

西藏登山队仁那在巴基斯坦遇难

X05000XZ005

落石

2005年05月28日, 巴基斯坦

新华网西藏频道拉萨5月28日电(记者薛文献)西藏登山探险队5月27日中午在乘车进入喀喇昆仑山区时,一辆载有4名队员的吉普车突遭滚石袭击,主力队员仁那受重伤,经抢救无效不幸遇难。另一名主力队员边巴扎西伤势严重,目前正在斯卡杜医院紧急抢救。

中国西藏登山队一行11人当时在队长桑珠带领下,前往巴基斯坦北部地区,准备攀登位于喀喇昆仑山区的世界第十一高峰迦舒布鲁姆I峰。

仁那,1966年生于西藏自治区谢通门县卡嘎乡,国际级登山运动健将,自1993年以来已登顶世界上13座海拔8000米以上高峰,两次获得国家体育总局授予的体育运动荣誉奖章。

5月27日早上当地时间6时(北京时间9时),西藏登山探险队全体人员分乘4辆吉普车离开斯卡杜,向第一个野营地进发,途中经过一次短暂休息,大约在中午11时30分(北京时间14时30分)前后,仁那乘坐的第一辆车在经过一段滚石多发地段时,山上突然滚下一阵碎石,并击穿帆布车顶,其中一块石头击中仁那头部,他当场流血不止,昏迷过去。

此时另一块石头又击中了边巴扎西的颈部,他也当场昏了过去。坐在同一车上的攀登队长次仁多吉和翻译普布次仁只受了一点轻伤,幸免于难。

由于出事地点在一个狭窄的山谷里,直升机无法降落,所有车辆紧急返回到一处相对平缓的河谷,在巴基斯坦当地驻军的帮助下紧急向斯卡杜呼救,军用直升机大约在当地时间下午15时20分(北京时间18时20分)左右飞抵这里抢运伤员。但由于伤势过重,仁那在直升机到达前已经停止了呼吸,全体队员放声大哭,痛悼亲密队友的离去。

经过紧急处理的边巴扎西在大约20分钟后被运到斯卡杜医院进行抢救,目前他的情况基本稳定,但依然没有脱离危险。除边巴扎西外,探险队其他队员目前身体状况良好,大家分头休息,并轮流在医院陪护守候。

……

新华网

这是今年5月5日,仁那从拉萨出征时与亲友挥手告别的资料照片。

这是1999年5月27日,仁那(右)和妻子吉吉双双登顶珠峰后合影的资料照片。

这是1999年6月17日,仁那(左)帮爱妻吉吉检查行装的资料照片。

这是今年5月5日,仁那在拉萨举行的出征壮行仪式上与女儿告别的资料照片。

这是巴基斯坦东北部重镇斯卡杜,中国西藏登山探险队5月22日下午抵达这里。


2
四 05

青海雪崩事故 坐雪下滑疑为山难主因

X05000QH006

雪崩

2005 年 04 月 02 日 , 青海省门源县大坂山二塘沟

4 月 2 日下午, 6 名户外爱好自助旅行者徒步穿越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门源回族自治县二塘沟一带,在从山上坐雪下滑时引发雪崩,致使 1 人遇难, 2 人失踪。

青海省登山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邓海平说,六名爱好户外自助旅行者攀登的是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与门源县交界的大坂山的一座山峰,海拔3708米。通过登山队员的勘察和幸存者的描述,他们认为,这次雪崩的主要原因应该是气候和人为活动影响两方面原因造成的。

邓海平说,根据门源县气象局提供的气象资料,门源地区三月份一直持续阴雪天气,降水量较往年同期偏高,近期又进行过多次人工降雪,山上积雪很厚。相比自然降雪来讲,人工降雪干燥、松散,并且不容易粘结,因此人工降雪与自然降雪之间就形成了 ” 两张皮 ” ,表层有很多浮雪。同时,随着春天的到来,地气发热,温度升高,雪层与地面之间的粘结也发生了松动,受到外力影响就容易滑落。

根据事故幸存者吕世民的描述,4月2日上午,他们一行六人从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察汗河国家森林公园出发,登上这座山峰并停留游玩一个多小时,最后从山顶依次坐雪下滑时突然发生雪崩。

邓海平说,这几名户外自助旅行者对地形不熟悉,缺乏经验,选择了一条看似最容易下山但却十分危险的道路。由于在山顶上已经活动了很长时间,原本就不结实的雪层更加松动,而此时他们又选择坐雪滑行,周围的浮雪和松动的雪层正是借助这种外力,最后形成巨大的雪浪,将在前面滑行的3人卷入了山谷。

据介绍,这次雪崩塌陷区的面积达500平方米,雪崩速度快、冲击力强,在山谷中形成了一条长约2公里,积雪厚度4-6米,平均宽度达6米的雪带,给搜救工作带来了很大难度。
新华网青海频道西宁 04 月 07 日电(记者钱荣、侯德强)

发生雪崩的二塘沟地区


26
四 03

香港攀岩教练 石澳坠崖溺毙

0385200X003

失足坠崖

2003年4月29日,香港石澳大头洲

【本报香港讯】石澳大头洲攀岩热门地点27日发生惨剧,一名攀岩教练在高20公尺悬崖教导学员时,失足坠崖,直坠崖底再反弹跌入海中,双脚被夹于海边岩石间,卒被汹涌大浪淹没,消防员进行海空拯救行动,一小时后始由消防蛙人救起,惜送抵院时已证实不治。
死者梁启昌(37岁),隶属香港一个攀登团体,从事计算机工作,兼职攀岩教练;梁与妻及2岁儿子住沙田火炭穗禾苑,妻子任职威尔斯医院护士,梁除与多个机构合作举办攀登活动外,工余时间亦热心公益,辅导边缘少年。
现场为大头洲石澳海角郊游区,事发悬崖约60度倾斜,崖顶对外约17公尺为一个岩石大「平台」,「平台」距离海面3公尺,学员可坐在平台观看教练示范攀岩,峭壁上已钻有「挣爆」螺丝,以便攀岩人士系上安全绳。
当时梁站在悬崖边绑绳,当他准备将身上安全带系于「挣爆」螺丝时,突然失足背向后翻跌,直坠「平台」,再反弹跌落海,双脚被夹在崖石之间,无法挣扎上岸,学员连忙报警。
消防员赶至,发现梁拚命用双手抓紧海边崖石,避免下沉,但因海面风高浪急,及悬崖陡峭,无法走下救援,立即通知飞行服务队派出直升机联同水警轮协助救援。期间海面掀起惊涛骇浪及潮涨,梁卒被海水淹没,消防蛙人落海打捞,将梁救起,惟送抵院时证实已返魂乏术。

由于非专业报道,事故详细原因无法得知,猜测是anchor处的挂片断裂。至少说明危险无处不在,老手也大意不得。

报道链接已不存。


20
四 01

攀岩比赛记者被落石击中身亡

01086YNX001

落石

2001年4月20日,云南昆明西山

当日,中国首届西部攀岩大赛在昆明西山龙门崖壁举行。上午11时左右,一名记者从攀岩现场往回走的途中,被山上坠落的一块砖头击中头部,经在现场的医务人员抢救无效而身亡。据赛后了解,坠落的砖头是为防止山上一棵树干下倾的古树折断,几年前专门为树干铺垫上的。

危险无处不在,这个惨痛的例子说明了这一点。进入岩场应该戴头盔,除非你确信不会有落石。对于去龙门攀岩的人,记得在翻过那堵墙前就把头盔戴上,即使没有砖头,矿泉水瓶子也很可能从天而降。


29
八 00

2001年度北美登山事故年鉴连载之10, 整理:jjyfoot

事故报告010
1、编号
加拿大2000年010号
2、事故类型 关键词
落石
3、事故地点
Alberta,Banff国家公园,Little山
4、时间、人物、事故发生及处理过程描述和结果
8月29日,4个攀登者分为两个结组在Little山D的常规路线上攀升。这是加拿大登山向导协会的一次考试,用于考核被试者获得阿尔卑斯式登山助理向导的资格。一个结组由被试者组成,另一结组由考官和一个被试者组成。正当他们行进在一个山脊下时,从约十米高的山脊顶部落下一块石头击中考官的头部。其他的人试图进行抢救,但看来他立即就死了。他们试图用无线电与公园管理处联系,但无线电失灵。于是由两个人下山去Moraine湖报告事故,一个人留下来陪伴遇难者并继续试图抢救。留守的人有一部手机,经过无数次努力终于拨出去连通到国家公园管理处。管理处派出直升机,但由于当时雪很大只能降落在上端冰川的趾部。救援人员攀到出事地点并确认了遇难者的死亡。天气越来越坏因此直升机无法飞下来,于是那个留守的学员下撤到Moraine湖,两个救援人员和飞行员在直升机上忍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晚些时候,天气转好,直升机运走了遇难者的尸体。
5、分析
所有4个人都戴了安全帽。这条路线走的人很多,几乎是Ten Peaks地区最热门的路线。这一地区落石很不常见,路线上也没有能够引起警觉的大小碎石堆积物。这条事故提醒我们,在登山运动中有着固有的、无法完全避免的风险。
6、报告来源
加拿大国家公园管理处
7、译者评论
登山有风险。选择了登山,要有思想准备为此付出代价。
JJYFOOT译于2002年12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