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冰事故


18
二 12

Prominent Norwegian Alpinists Die in Ice Climbing Accident

猜测是冰崩, 坠落50-60米


Bjorn-Eivind Aartun

2/14/12 – Prominent Norwegian climbers Bjørn-Eivind Årtun, 45, and Stein-Ivar Gravdal, 37, died while attempting a new ice route on the big wall of Kjerag, Lyesbotn, in southwest Norway. Rescue helicopters found the two climbers the morning of February 10, hanging from the face.

Investigators surmise that a large chunk of ice may have fallen on the two climbers, causing them to fall 50 to 60 meters. They were found hanging upside down, with blood on the ice below.

Gravdal traveled to Lyesbotn on Tuesday, February 7, to meet Årtun to try a new route on Kjerag’s steep face. The two climbers planned to be back by Thursday. When they didn’t return, friends and family called rescue teams, who found Årtun and Gravdal. Eight climbers went into the area on Saturday to retrieve the bodies.

来源:climbing.com


23
三 11

攀冰冲坠及Will Gadd的分析

录像: Fall

Ice Climbing is NOT rock climbing


23
四 09

Vail ice climber survives 72-foot fall

The Vail Daily

atenski would later free-fall 72 feet after an anchor broke. (Courtesy vaildaily.com)
first one up that morning, using a technique called “lead climbing” to ascend the ice. At the top, he prepared a rope for a different technique called “top-roping,” in which a rope runs from a person at the bottom, through an anchor at the top, and then back down to the climber.

At the top, Boratenski found nylon cords as well as a metal carabiner. He used the nylon instead of the metal as an anchor, something he now knows was a terrible mistake.
Continue reading →


13
十二 06

2005/12/2 加拿大 冰攀失足滑倒坠落

时间: 2005/12/2

地点: Dennis, Mount (2539 m) – Yoho National Park

省份: British Columbia

地区: Yoho National Park

线路: Guinness Gully (245 m. III WI4)

类型: Ice Climbing

死亡: 0

受伤: 1

受伤类型: 颈部及胸椎四处骨折,肋骨骨折,单臂骨折

描述: 本周末班夫国家公园遭遇本季首次攀冰事故,两组攀冰队伍先后几小时接连发生伤亡。第一起发生在周五晚上(2005/12/2)快七点的时候。来自西雅图的35岁的医生Wash在Dennis 山Guinness Gully线路下降时绊倒,跌落20英尺。公园守卫Brad White说 “他们已经完成攀登,正沿线路下降。下降完第一段后,在相对不是太陡的冰面上走向第二段下降点的过程中一名队员不慎绊倒,从一20英尺左右的悬崖上跌落,” White说。 “他正好在悬崖上方绊倒,从声音判断应该是大头冲下着地。” 其中一名队员在身边帮助他保暖,另一人下降至公路截住了一辆过路的卡车呼叫救援。 星光很暗,直升机无法完成救援操作,救援人员被迫在黑暗中带着救援装备攀上冰瀑。 伤员被包裹在真空的垫子中(这是什么玩意?伽莫夫袋?)降下冰瀑,气温已经是零下15度。White说。 “大约有十名守卫介入,其中四人攀登, 还有地区和公园的急救人员。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下凌晨2:40伤员终于上了救护车。 “当地消防部门亦有参于救援,消防卡车用探照灯照亮整个冰瀑,极大的方便了救援队的操作。 “平时的培训和部门间的协作确实很有价值。伤员看上去是一名很有经验的攀登者,从公园医院很快转送至地区医院,包括颈部和胸椎四处骨折,还有肋骨骨折,单臂骨折。 虽然White表示无法预见其将来的预后状况,但就事故当晚伤员就恢复了手指和脚趾的知觉而言,前景尚为乐观。只是可能要面对一个较长的恢复期。差不多在一年前, 另一名来自Canmore的攀登者 B.R.在前往Dennis山的另一条路线Carlsberg Column的途中绊倒坠落身亡。 第二天早晨11点左右(12/3),班夫公园守卫又接到另一起来自Haffner溪的求救(20英尺高度拧上第一根锥前脱落,脚踝骨折)。 更新: “感谢各位的好意。 我哥们的伤势恢复良好. 能活下来还是很幸运的.对另一伙伴D.B(AlpineDave),Louise湖消防队(提供灯光支持)及加拿大国家公园守卫队(专业的山地救援组织)在救援过程中的快速响应及专业工作难以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同时还要对周六在线路上帮住我们和守卫队取回装备的不知名兄弟表示感谢。”

分析: White承认在并不陡峭的地段上发生事故很常见,往往这种时候攀登者的警惕性会下降。“这表明即使在并不陡峭的非技术地段,注意力的稍微松懈都会导致事故产生” 他说。 “我们都绊倒过,只不过是先后而已.”

救援方式: 守卫队救援

来源: Dave Stephens, Amanda Follett, Banff Crag & Canyon, www.cascadeclimbers.com

原因: 冰上滑倒


8
十二 06

2005/12/5 加拿大 冰攀先锋冲坠

时间: 2005/12/3

地点: 2 Low for Zero – Evan Thomas Creek

省份: Alberta

线路: 2 Low for Zero (90 m III, WI3R)

类型: Ice Climbing

死亡: 0

受伤: 1

受伤类型: 牙齿断裂, 嘴唇破裂, 脚踝扭伤

描述: 2005/12/3在“ 2 Low 4 Zero”线路上先锋冲坠. 那天天很冷,冰非常脆,左手的镐打碎了一大块冰。 镐带着些惯性直接击中了我的嘴部, 打断了一颗前门牙并造成下嘴唇破损. 更重要的是,撞击的惯性导致脚点脱落(还是相当不错的脚点),造成12~15英尺的冲坠. 右脚的冰爪在冲坠时绊住了,导致脚踝严重扭伤(谢天谢地,还好没断). 坠落下方是近乎垂直甚至带点仰角的地带,因此和冰面碰撞的力量并不大(未导致进一步受伤). 当时是双绳领攀,下方有三根冰锥保护,保护站是我设的,离地大约40m. 坠落的力量将我妻子脚拽离冰面,冲向锚点(我大约 200 磅重). 我大头冲下挂在那,把自己拉起来后拧了根锥挂住自己. 尝试着爬了几步收回了一根中间的冰锥,然后用带摇把冰锥在薄冰上做了个冰洞(有点难度)。由于脚踝受伤,没信心爬回去收承受冲坠的最后那根锥,因此就直接把绳子抽了下来,双绳从冰洞下降了。. 她也沿同一线路下降. 我没觉得有救援的必要—受伤并不严重, 虽然徒步到线路起点的距离不短,但还算容易. 而且, 我们俩都带了雪杖。 我妻子背重些的包(心地善良的人啊),我自己凑合着用双杖慢慢还能走。由于低温,我的脚觉得有些冷,系紧伤脚的靴子后倒不是很痛. 在Canmore医院做完身体检查和脚踝X光透视(相当不错的服务,门到门只用了两小时)后听到了好消息 — 哪也没折. 后果 – 由于脚踝受伤几个星期不能爬, 断了的牙齿大概不用恶补也能修复. 非常幸运,也算是个警钟 。” UPDATE: 后来回顾发现低估了冲坠的高度,实际大概超过15英尺. 还有些松绳和延展的因素忘了考虑. 后来帮我收回冰锥(BD 18cm)的哥们说最后那个保护挺结实的,冰锥和快挂(不是缓冲扁带)都没有损坏的迹象 . 这倒令人颇为印象深刻. 我可能会把快挂扔了,但锥打算继续用. 我用的是Mammut Genesis 8.5 绳子 – 可能其中一根细绳的高度延展在很大程度上减缓了最后锚点的冲击. 另一根绳只有很少的收紧. 我在最后一根锥下方10英尺处放了一个短锥 ,在保护站上方5英尺放了另一根锥. 保护站很结实- 一个短锥(stubby), 一个18 cm, 一个 22 cm.” – R.C.L.

分析: “教训? 嗯, 1) 太冷的时候(零下20度)就不要爬了. 冰可能会变的很脆. 除此之外, 正好前一阵天气颇为暖和,接着又是一阵小寒流, 这可能也是造成脆冰的一个原因. 线路难度完全在我的先锋能力范围之内,而且也没有碰到特别的困难, 只是找不到一个好些的镐点,敲掉了一大块冰才至如此.  在这种条件下加倍的小心更有保证. .2) 虽然衣着还算不赖,但如果是严重受伤需要救援的话,我们所穿的衣服恐怕难以抵御失温的威胁. 我们因该再带一套绝缘层(insulating layer). 3) 受伤的情形下雪杖太有用了. 没有它光靠我自己走估计会非常艰难. 别忘了 “冰峰168″. . .4) 这是我第一次(希望也是最后一次)在水冰上先锋冲坠(这也是我的第八个攀冰季). 虽然我在简单些的水冰上(大概能到WI4)也solo过不少次, 这次的经历则治好我这个毛病. 没有绳子的话这次就死定了。冰锥及保护链能承受的冲坠力倒是让我印象深刻, 甚至在质量不是很好的冰上. 这也同时证明好的保护员和保持头脑冷静是非常重要的

救援方式: 自救

来源: R.C.L., Live-the-vision.com

Contributing Cause(s): 冰瀑坠落/ 冰瀑冲坠


10
二 05

2005年北京云蒙峡,滑坠

编号:
05086BJI006

关键词:
滑坠

时间、地点:
2005年2月10日,北京云蒙峡冰瀑

事故过程:
这一次,我(裂缝)成了故事主角。 我和老爱去云蒙峡攀冰,通过冰瀑前的冰台阶时滑坠。

此前结组爬了铁索桥旁的冰坡,绳子连着双方,脱下冰爪走小路,再穿冰爪过冰台阶,偷懒未认真整理绳子,捋作一堆左手抱着,右手握双镐,但没有拄地或打镐。过一个不到 1 米高的台阶,老爱在前通过,我紧随其后。左脚踢冰,迈右脚时绊到绳子,失去平衡。以左侧横卧的姿势滑坠了 5 、 6 米,危急中挥了一镐, 制动成功。左脚踝骨裂。

分析:
今天整理这则事故的时候,已是半年过去了。如果腿上的这道缝能随时提醒我当时的痛苦,能让我时刻记着危险无处不在,在山面前,我永远是一只菜鸟,那么这一跤就算没白摔了。

教训:
1.麻痹大意,没想到在这种地形也会有危险。
2.绳子应该解开,并整理好。如果我无法制动,老爱肯定会被拽倒。
3.跟得太紧。我几乎是头顶着老爱的屁股。如果滑坠的是老爱,我无法幸免。
4.错误的技术。此坡度应使用平齿技术更为合适,而不是前齿踢冰。最重要的,应该使用冰镐保持平衡。

整理:
裂缝


23
六 00

2001年度北美登山事故年鉴连载之06, 整理:jjyfoot

事故报告006
1、编号
加拿大2000年006号
2、事故类型+关键词
混合路线滑落,器材使用不当(冰镐在包里),超出能力范围
3、事故地点
Alberta,Banff国家公园,Cascade山
4、时间、人物、事故发生及处理过程描述和结果
事故经过是在漫长的搜寻遇难者遗体的过程中,通过收集和分析各种痕迹和证据后综合还原出来的。遇难者P.O.(19岁)计划同两位朋友一起攀登Cascade山的南壁,他的假期比其他两人早一天(6月23日),于是他告诉其中一人,他准备独自先去探查一下第二天将要共同试攀的路线,路线位于山峰较低的部分。他当天晚上没有回来,因此他的朋友立即向管理服务机构报告了人员失踪,随后搜寻行动展开了。7月7日,找到了P.O.的尸体。
5、分析
Cascade南壁路线垂直高度1200米,主要地形为比较陡的碎石山谷和板状岩石。由于2000年春季出奇的冷,因此直到6月路线的三分之二还有覆雪。
事后分析PO的行动过程如下:
PO开始时穿着冰爪,手持冰镐,沿着雪谷用踢踏步上升,当他来到开阔的岩石地带时,取下了冰爪并将爪、镐放进包里。又上升几百米后,,他被迫转向右横切主山谷上方的雪盆。为了不用停下来以便节省时间,他沿着坡下的一个狭窄的岩石出露区横渡。当他滑倒失控时,落到了下方的硬雪面上。由于冰镐不在手上他无法进行自我制动,因此沿主山谷滑落了大约300米,最终落到一个小沟里并被滑落时带下的雪覆盖。他的死因是多处外伤。
PO到加拿大西部攀登是远道而来。他是在东部接受的训练,携带的器材也是合适的。当地(特别严寒的)春末带来的路线上的困难对他来说可能超出了能力范围。Cascade峰南壁路线是最接近Banff中心区的登山路线之一。虽然不是最常规的路线,但绝大多数路段坡度适中。所以当PO发现能够很顺利地用踢踏步上升时,他的探路计划被直接登顶的热情所取代了。
6、报告来源
加拿大国家公园管理处
7、译者评论
太常发生的错误了。
JJYFOOT译于2002年12月4日


23
六 00

2001年度北美登山事故年鉴连载之14, 整理:jjyfoot

事故报告006
1、编号
加拿大2000年006号
2、事故类型+关键词
混合路线滑落,器材使用不当(冰镐在包里),超出能力范围
3、事故地点
Alberta,Banff国家公园,Cascade山
4、时间、人物、事故发生及处理过程描述和结果
事故经过是在漫长的搜寻遇难者遗体的过程中,通过收集和分析各种痕迹和证据后综合还原出来的。遇难者P.O.(19岁)计划同两位朋友一起攀登Cascade山的南壁,他的假期比其他两人早一天(6月23日),于是他告诉其中一人,他准备独自先去探查一下第二天将要共同试攀的路线,路线位于山峰较低的部分。他当天晚上没有回来,因此他的朋友立即向管理服务机构报告了人员失踪,随后搜寻行动展开了。7月7日,找到了P.O.的尸体。
5、分析
Cascade南壁路线垂直高度1200米,主要地形为比较陡的碎石山谷和板状岩石。由于2000年春季出奇的冷,因此直到6月路线的三分之二还有覆雪。
事后分析PO的行动过程如下:
PO开始时穿着冰爪,手持冰镐,沿着雪谷用踢踏步上升,当他来到开阔的岩石地带时,取下了冰爪并将爪、镐放进包里。又上升几百米后,,他被迫转向右横切主山谷上方的雪盆。为了不用停下来以便节省时间,他沿着坡下的一个狭窄的岩石出露区横渡。当他滑倒失控时,落到了下方的硬雪面上。由于冰镐不在手上他无法进行自我制动,因此沿主山谷滑落了大约300米,最终落到一个小沟里并被滑落时带下的雪覆盖。他的死因是多处外伤。
PO到加拿大西部攀登是远道而来。他是在东部接受的训练,携带的器材也是合适的。当地(特别严寒的)春末带来的路线上的困难对他来说可能超出了能力范围。Cascade峰南壁路线是最接近Banff中心区的登山路线之一。虽然不是最常规的路线,但绝大多数路段坡度适中。所以当PO发现能够很顺利地用踢踏步上升时,他的探路计划被直接登顶的热情所取代了。
6、报告来源
加拿大国家公园管理处
7、译者评论
太常发生的错误了。
JJYFOOT译于2002年12月4日


13
二 00

2001年度北美登山事故年鉴连载之03, 整理:jjyfoot

事故报告003
1、编号
加拿大2000年003号
2、事故类型+关键词
攀冰坠落,在覆冰薄的地段发生
3、事故地点
Alberta,Ghost River,The Sorcerer路线
4、时间、人物、事故发生及处理过程描述和结果
以下内容是由事故亲历者M.H.(不是山野里的mh)以第一人称描述的。
2月13日,我(38岁)和C.W.(26岁)去攀Sorcerer路线,这是一条难度等级为5的水冰路线。第一段绳距在中等角度的薄冰上起步,通过一段比较缓的、厚冰覆盖的碟型地段拐向右侧上升(从后面的描述可知拐向右以后有一小段路线在起点处看不见——译者注),最后是一个薄冰覆盖的不高但陡峻的冰墙。冰确实比较薄,但也并不比同一季节早些时候我们曾爬过的更薄。我们在起步处探讨并试验冰质,都感到如果在厚冰部分设置可靠的保护点,我们可以安全地拿下这段路线。
C.W.领攀第一段绳距。他在厚冰部分的上部设置了三支冰锥形成了一个坚固的保护点,然后重新起步攀向陡峭的冰墙部分。这时我已经看不见他了。过了有一会我问他情况怎么样了,他回答说他不太肯定冰墙上的冰质如何,正在考虑是否需要换一条线路。刚过一会儿我听见他叫了一声同时坠落了,在那个冰锥保护点最终止住他时冲坠了估计7-10米。
我把他通过顶绳方式放到起步点的雪地上。C.W.踝部受了重伤。我们用C.W.的手机打911求救,Kananaskis国家自然保护管理服务机构派出直升机将我们接走。
当坠落发生时,C.W.正位于碟型厚冰部分的最上缘,两支冰镐都挂在冰墙的薄冰上。当他正轻移一支冰镐检查冰和岩石之间是否结合牢固时,整片冰崩塌了。他头上脚下地坠落,一只卡着冰爪的脚撞击在更下方较缓的厚冰上并且承受了全身重量。事后的诊断表明他踝骨和talus骨(talus什么意思,不懂)骨折。最终他不得不放弃攀登运动,而且在适当的时候还要接受骨骼修复手术。
5、点评
(以下的点评是M.H.自述的——译者注)
我们能从这个事故学到什么呢?也许有人会说当时我们决定在如此之薄的冰上攀登是决策错误;也有人说我们知晓在薄冰壁攀登所具有的风险和代价,却在操作中动作太重。我个人认为并不是我们经验不足或判断失误造成了事故。我们只是简单地选择去玩这种与死神玩轮盘赌的游戏并且小输了一把。这事故中我们能学到的是,当从比较平缓的地段爬上陡峭地段时要十二万分地小心和提高警惕。事实上,如果C.W.不是立即撞上了下方平缓的部位,而是沿着冰壁“出溜”下来直到平缓地段而不撞上什么东西,我们还将在冰壁上度过整个周末。
另外,当前通行的做法是双绳攀登中将两条绳子分别挂入不同的冰锥,据说这样可以充分利用动力绳的弹性,也减低在长程冲坠中对保护点处冰壁的冲击力。这种方法是否真的具有建设性还不确切。
如果没有手机,事故控制将会非常困难而时间的拖延将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当时C.W.的脚踝扭到了很糟糕的角度并且淤肿发展得很快,严重影响足部血液循环。如果在当时的环境下耽搁太长时间,有可能造成足部坏死导致截肢。
6、报告来源
M.H.
7、译者评论
我不是当事者所以不好评论事故发生时的确切技术运用,但如果这个陈述者把这运动当成与死神赌博那所有的判断我们都无话可说。但我可不想玩这赌博,因此在不确切的冰况下我的选择会是换一条线或干脆不玩。
有关双绳,陈述者所说的实际上是孪生绳和双绳之间的分别。我理解攀冰中的双绳运用主要是在单个保护点可靠性不确切的情况下使用,这与先锋攀岩中双绳的作用和目的有些小不同。攀冰中是推荐至少使用孪生绳的,主要目的之一是为了防止坠冰切割或入镐时砍断绳索。
JJYFOOT译于2002年11月21日
另:下一篇很长,预计要到周末才有时间译出。


2
二 00

2001年度北美登山事故年鉴连载之02, 整理:jjyfoot

事故报告002
1、编号
加拿大2000年002号
2、事故类型+关键词
冰瀑攀冰,保护点失效
3、事故地点
Alberta,Banff国家公园,Wicked Wanda
4、时间、人物、事故发生及处理过程描述和结果
Wicked Wanda是水冰路线,难度等级为4+。2月2日事故发生时,32岁的F.B.正在领攀该路线上最关键的一个绳距,距他最近的保护点是他下方3米的一个冰蘑菇,他在冰蘑菇上挂了一个扁带环。这时F.B.的冰镐意外地崩出冰面,并且带出了一大块冰,F.B.因此坠落。冰块击中了下方作为保护点的冰蘑菇并且崩碎了它。最终F.B.被冰蘑菇下方6米处他自己放置的冰锥止住坠落并且受伤。事故发生后结组上另一个人通过手机呼叫援助,虽然出事地点很偏僻可万幸的是还有信号。公园管理机构派出直升机去救援。由于风非常大,直升机无法直接在现场吊升伤者。最后救援人员在出事地点下方通过绳索降至地面,步行至出事地并将伤员转移至一个适合停机的着陆场运上飞机。F.B.被送到Banff医院治疗,伤情为踝部、肘部受伤,面部也被划伤(擦伤?)。
5、点评
冰上保护工具放置不可靠是常见错误。我们很怀疑那个冰蘑菇:即使没有被坠冰击碎的话能否承受F.B.的坠落。
6、报告来源
加拿大国家公园管理处
7、译者评论
说实在的,我不太相信冰上的自然保护点包括布克瑞夫孔洞,我只敢把它当作辅助点使用。如果用于下降,这种保护点还凑合,冲坠的话真没谱。
JJYFOOT译于2002年11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