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资料   |   技术   |   报告   |   娱乐   |   主页   


Wind Madness - Cerro Torre's Epic Hall of Fame No 224
名人堂第贰百贰拾肆回
狂风之疯狂 - 塞若·托瑞峰的历史性攀登

by Gregory Crouch
翻译整理 自由的风


隐隐若显的厄运: 一股宝丰云从塞若·托瑞山岭猛烈的吹下来。

  行星内部巨大的力量将地壳撕破并褶皱,造就了高耸的安第斯山脉。地壳的构造向一起挤压扭曲,将南美大陆的大地挤压到太平洋的海床上,熔岩从地表深处的缝隙中喷涌而出,形成了7,000英里长的火山带。但是在大陆南端的一小块地区——帕塔哥尼亚——岩浆没有很彻底的到达地面,在地下,由于被抗力较弱的岩石床所环绕,岩浆冷却成坚硬的、完美的花岗岩。从南太平洋呼啸而来的大风将岩石表面软的部分全部吹走,造物主之手慢慢将这里变成了攀登者的最爱:塞若·托瑞峰,刺破天空的巨大的尖刺状山峰群。

  在塞若·托瑞峰后面隐藏着南帕塔哥尼亚冰盖,一大片厚厚的,覆盖着冻结的山峰和高原的荒野拔地而起,阻挡了来自太平洋的狂风。这种地形造成了如下效果:大量来自大海的云在这里聚集,风暴的力量也在这里得到可怕地增强。塞若·托瑞峰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吸引攀登者的山峰之一,但猛烈吹拂的风暴对长期气象预报来说是一场磨难,甚至最顽强的人也很难观察这个冰冷的死亡之地。在帕塔哥尼亚的经历给人的印象是如此的强烈且令人无法忘怀,就好像被疯狗咬过一样。

  我有过两次远征塞若·托雷峰的经历,也曾经16次试图攀登这些山峰,但暴风雪使这其中的14次徒劳无功。有一些人是如此的愚蠢,他们会去攀登这里的山峰两次,我是其中之一。我的两次攀登,一次是沿“压缩机”路线(Compressor Route),一次是在冬天沿西壁。(也可以说我是两次“几乎”登顶,因为我从来没有征服最后30英尺有仰角的冰蘑菇到达真正意义上的顶峰。)我有一次试图在风暴形成的时候硬往上攀登,但猛烈的气流在我们离顶峰仅仅140英尺的时候阻止了我们。凝结的冰霜粘住了我的眼睑:我把它们扯开,但风吹起的小冰晶却将我的眼球刮得鲜血淋漓。那一次我有53个小时没有睡觉。

  除了我在塞若·托瑞峰的努力之外,我还有5次在帕塔哥尼亚其他地区的探险经历。我看到过下降用的绳子被上升气流吹得向上飞而不落下;我曾经切断过半打紧紧沾在远离路线的地方的绳子。只有上帝知道狂风多少次把我吹得无法站稳。我损失过两顶帐篷:一顶被风撕碎,另一顶被无耻的气流抛入夜空,再也见不到了。我已经忘记那连续10天风暴的风力很久了,那些天我们就坐在风里。一次,我一直呆在大本营寸步难行长达5周,但幸存下来了。所有食物都很标准——肉和土豆,这些构成了攀登者们在帕塔哥尼亚的经验。我自己在帕塔哥尼亚的经历都没有什么特别的,除了狂风将我吹出了病。

  有极少数不走运的人,他们来到帕塔哥尼亚立即在几天的好天气里爬上塞若·托瑞峰的顶峰,然后离开狂风肆虐的帕塔哥尼亚。对于他们来说,这很象吃了满嘴的放了一天的百吉饼(先蒸后烤的发面圈):感觉很饱,但什么滋味也没有。而正是这肆虐的狂风使我变得可怜兮兮。远征的攀登者都具有极强的忍耐力,例如Steph Davis,她来来回回地在帕塔哥尼亚呆了5个季节,直到她在2002年1月份如愿以偿的登上她梦想已久的山峰——菲兹·罗依峰(Fitz Roy)的顶峰。

  在帕塔哥尼亚,我们这些攀登者并没有缓慢的向危险走去。由于被蓝天所诱惑,我们象Pickett’s Division那样,怀着满腔的怒火,怀着躲避高山的反击——下一阵从冰冷的西方吹来,扫过广阔南海的强劲风暴——的天真目的,向高处奋力攀登。事实上,在登山的世界中没有什么比小队伍在托瑞山谷挑战那些花岗岩壁垒更令人陶醉的了:攀登者们怀着钻石般坚强的希望,直面帕塔哥尼亚广阔的原野。考虑到这些,我们再来考虑对以下队伍的赞美,因为他们真实地经历了风暴。

 

他妈的鱼雷
Silvo Karo 和 Janez Jeglic在南壁,1988

   塞若·托瑞峰南壁是帕塔哥尼亚最古怪的障碍,一座7,000英尺高的垂直和有仰角的酒瓶状山峰。在三分之二的高度有一个陡峭的冰原。山壁的下部很大,是黑色的,没有容易攀登的地方。上部的三分之一——瓶颈部分——是光滑的,没有什么特点,而且令人难以想象的暴露于扫过冰盖的狂风中,此外下面还有一英里的垂直高度。在地球上也许没有更令人心惊胆战的山区了。

詹尼兹·杰格里奇失望的寻找安慰,当他试图寻找cerro torre的新线路失败而撤退时
  1987年11月,斯洛文尼亚铁人Silvo Karo和Janez Jeglic开始攀登南壁。Karo,一个神秘而强壮的攀登者,有着一双铁匠的上肢。Jeglic,一个热情的四肢瘦长的人,是以前保持着帕塔哥尼亚山区3次首攀纪录(在菲兹·罗依峰Fitz Roy,托瑞·艾格峰Torre Egger,和斯阿罗·托瑞峰东壁)的经验丰富的攀登者。在南壁底部的7个困难而危险的混合攀登段上,落石猛击着他们。再往上,他们利用器械攀登技术爬过长长的有仰角的松动的石头区域。他们间或也自由攀过一些。他们几乎必须砍掉每一个手点、脚点上的冰。在以后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们与帕塔哥尼亚的风暴艰苦搏斗,固定了2,300英尺的绳子,但上面还有1,000英尺高的冰原。他们剩下的绳子太破旧了,不能使用,他们从瑞士队借了一条稍微好一些的绳子,准备冲顶。但天气变坏了。以后的三周半的时间里没有什么进展。最终,机会来了。在1988年1月19日午夜,他们离开了位于El Mocho下面的简易露营地,天空中只有星星的光亮。但是当他们在凌晨2点到达他们的绳子的地方的时候,狂风夹着乌云从夜空中席卷而来。他们在一个冰缝中躲避,面临着已经到了他们停留期限的困境——他们的机票和阿根廷签证已经快到期了。

  第二天中午时分,他们已经攀过了路绳的末端,到达了冰原下面300英尺的地方。一个30英尺宽的有仰角地带出现在他们面前,如果他们爬过这里,他们将面临着无法下撤的危险。“我们周围刮着飓风”Karo说。之后他注意到他们的瑞士小绳子在被狠狠打中三次以后已经露出了尼龙纤维。“我们当时处于离地面800米高的狂风中”Karo说:“在绳子破损的情况下,这让人无法感觉轻松。”

  他们切断绳子破损的部分,爬上了那个屋檐。在唇部,他们被狂风和浓雾所包围。他们只有向右上方攀登到“压缩机”路线,才能找到另一条下撤的路。

  地狱般咆哮的风吹过塞若·托瑞峰的顶部。冰霜覆盖了他们的装备。他们迷路了。两个人都很冷,但令人胆寒的风已经不允许他们继续向上攀登,也不允许他们穿上更多的衣服了。

  “风暴完全疯了”Karo说。“我们也无法沟通。”

  最后,他们到达了冰原。冰原倾斜向西,狂风肆虐。电视机那么大的冰块在风中从山峰上部翻滚而下,在他们周围炸开。他们拚死横移向右边的“压缩机”线路。“原先我们有一个伟大的主意,想拍部电影,所以我们扛了一部16毫米摄影机,而不是带了第四支冰镐,”Karo说“但风太大了,摄影机没法用,也太贵了,我们舍不得扔掉它。我只好用一支冰镐跟攀。”

詹尼兹·杰格里奇失望的寻找安慰,当他试图寻找cerro torre的新线路失败而撤退时

  向右侧攀登了很远,Jeglic用两支短冰锥做保护。在狂风的吹打中,Karo开始横渡。“冰很陡,有70~80度”Karo说“我有一只羊毛手套,所以我每一次都把它冻到冰上以帮助我更好的悬挂。”

  在Karo开始横渡后不久,一阵狂风把他吹下山崖。在象风车一样滚下山的时候,他有两个想法“Janez可以把我拉住吗?”和“那个烂绳子会断吗?”Karo坠落了很远,当他重重的撞在刺入冰里的石头上后,他的上腹部感到翻滚。他坠落了100英尺,在离冰坡下部很近的深渊边缘停了下来。

  “我不敢相信我还贴在山壁上”Karo说。他在风中摇摆后爬到位于他正上方的Jeglic身旁。“比横渡要容易,不是吗?”

  那天晚上的晚些时候,他们到了“压缩机”路线。他们留下了一条64段的新路线。他们原先计划从东壁路线下降,那条路线是他们在1985-86年登山季节里首攀的,但他们很清楚在只有一条短绳的情况下这是不可能的。他们中没人知道“压缩机”路线,但他们别无选择。与风暴和黑暗搏斗了整整一夜后,早晨他们摊倒Patience坳的一个天然雪洞里。这个山坳到下方“压缩机”路线起步的地方有1,500英尺有雪的混合攀登路线。

  “我们不敢相信在过去24小时一直伴随我们的风暴中我们居然毫发未伤”Karo说 “我们当时非常高兴。”

  1997年10月,Janez Jeglic在与Tomaz Humar攀登努子峰西壁时,在距离25,400英尺高的西北顶峰不远处失踪。

 

启示录般的战士
Bill Denz独自在“压缩机”路线,1979-1981

  1959年,意大利攀登者Cesare Maestri宣称他的一个由两人组成的小队伍从塞若·托瑞峰的东壁和北壁首次登上顶峰。但是这项伟大的成就以悲剧收场:坠落的冰杀死了Maestri的搭档,奥地利人Toni Egger。
塞若·托瑞峰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吸引攀登者的山峰之一

  全世界的攀登者们立刻大声宣布这次攀登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次。但在这之后的十年里,一些其他人,以Ken Wilson和Mountain杂志为首,开始怀疑Maestri的故事的真实性。

  因为感到受到了伤害,Maestri决定再次攀登这座山峰,以一次登山界的妙举来反击大批的诋毁者。1970年,他攀登了神话般的塞若·托瑞峰的东南山脊。但是鉴于1959年那次攀登的教训(如果是真的,这就是一次不朽的攀登),1970年Maestri的10人小组在山上全程固定路绳。他们用一个绞盘把一个重150磅的空气动力的压缩机吊上山顶,并用这个压缩机在光光的(以及不那么光的)花岗岩岩壁上打了350颗钉。在最后的一点点怒火下,Maestri打碎了最后70英尺的钉,以证明他的机械化攀登策略是必要的。Wilson的下一篇有关登山的文章的标题被命名为“塞若·托瑞峰,一座被玷污的山峰”。虽然对Maestri公平而言,“压缩机”路线有很多奇妙的特色,以自然地壮丽的攀登为特色。

  Jim Bridwell和Steve Brewer在1978年以阿尔贝斯方式完成了“压缩机”路线的第二次攀登。在最后的顶峰一段,Bridwell熟练地运用岩钩、岩钉、用手工敲铆钉通过了被Maestri破坏掉钉的那一段。

  新西兰登山者Bill Denz在1970年代中期曾经试图攀登Torre Egger峰,未成功。Denz是一个受到内心驱策且久经考验的登山者,具有在新西兰南部山区磨练出来的冰雪技术。虽然他的大岩壁攀登技术达不到在这一地区攀登所需要的那么高,但他还是立刻被帕塔哥尼亚地区迷住了。他去约塞美地练习,以弥补他在花岗岩攀登方面的不足。在那里他邂逅了Charlie Porter,他那个时代最伟大的大岩壁攀登者。(Porter的首攀记录里包括El Capitan的Excalibur、Shield、 Mescalito和Zodiac线路;阿拉斯加Kichatna Spires地区Middle Triple Peak的西壁;还有最早的VII级线路,在Baffin岛Mount Asgard以solo方式完成的。) 在Porter严格监督下,Denz成为一个强壮的而能力出众的岩壁攀登者。

  他们计划在1979年年底到帕塔哥尼亚集合,去尝试一条塞若·托瑞峰的新线路。但Porter在他的南方探险的早期,在帕塔哥尼亚群岛划船探险,又被恶劣的天气和智利政府耽搁了很多时间,以至一直都没能赶到集合地点。

  Denz决定自己试攀塞若·托瑞峰。“前后我一共solo试攀了七次塞若·托瑞峰[沿“压缩机”线路],”Denz在给家里的一封信里这样写道。“最后一次几乎成功了。”在那一次攀登中,Denz在风暴中花了两天时间在冰塔(一个花岗岩芯的,冰覆盖在上面的柱子,它耸立于冰川上2,500英尺,稍稍离开主山壁)中挖了一个棺材状的洞,之后在那里面待了5天。他两次爬到距离顶峰250英尺之内的地方,风暴两次让他功亏一篑。

  Denz并不满足,他在1980-81年登山季节有一次返回塞若·托瑞峰。这一次他有预先考虑solo攀登的意图。他最大限度的精简了他的装备,离开大本营的时候只带了4天的食物,在春天的软雪中跋涉了16个小时Patience坳的天然冰洞里。天气不好,Denz花了一天的时间等待天气好转。气压计的指示头天晚上上升了。Denz爬上冰塔,找到了去年他挖出一个冰洞的地方。第四天他爬到了Maestri的“压缩机”线路,线路还有离塞若·托瑞峰顶峰还有150英尺。云、覆盖着冰霜的石头和在顶峰呼啸的狂风将Denz赶回了他的冰塔洞里,但第二天中午时分,云开雾散了。Denz将他的简易露营地冰塔的顶端,就在顶峰基部。

  因Maestri打的钉而恶名远扬的塞若·托瑞峰的顶峰,在向上500英尺的光光的石头上面,隔开2到3英尺,它实际上并不是以膨胀钉梯子开始的。Denz以50英尺令人心惊胆战的自由攀开始了他第六天的攀登。当他刚刚到达第一颗钉的时候,一阵风暴吹来了。Denz用在底部台阶上用岩锥固定自己,为下一次冲顶作准备,然后他开始攀登膨胀钉梯子。

  寒冷的感觉卷进了他的灵魂深处。纤细的冰霜在石头上滋长。“我到达了压缩机路线,此时天气开始变恶劣了,” Denz在1980年代的一次幻灯片演示会上如是说。Denz只带了4天的食物,但这已经是第六天了。他已经吃光了他最后的一小片东西。“压缩机”路线上的第五颗钉是Maestri打的最后一颗钉。由于灰色冰霜的覆盖,Denz也找不到Bridwell打的铆钉。他观察到在右边有一些初始的裂缝。他爬过一个冰霜凹槽,试着瞧入一个Snarg,但那个凹槽突然倒塌了。Denz滚下山壁。他立刻爬出来,把一个岩塞塞入裂缝中,之后爬到了一个小角落里。

新西兰疯子登山家Bill Denz曾经几乎成功的Solo登上Maestri的“压缩机”路线,他的那一次攀登是跨越时代的壮举

  风还在疯狂的吹着。他的装备和绳子上面都结了冰,自己也快冻僵了。他有3只机械赛,扔了一只,然后用这两只交替塞入裂缝中。狂风将他的一只绳梯吹起来,那只绳梯最下面一个脚踏还扣着重重的装岩钉的袋子,它们从耳朵后面击中了Denz。裂缝渐渐的合并起来消失了。Denz考虑他可以爬到某些冰霜槽上去。他在细缝最高处放的是一个1号RP。他站在绳梯的最高处,将将可以够着最低的槽。他在冰霜上打入一支镐,之后又打入第二支,开始了风中的攀登。整个槽折断了,Denz掉下来,拉出了他的RP,但被他的岩塞拉住了,只有一根扁带保护他了。

  “到了这个地步我只好放弃,”Denz说“我无法完成了。”

  Denz艰苦的爬回“压缩机”路线,开始下降。他的绳子有一次卡住了。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他只好又一次攀登这3个绳段的大部分,去解开缠绕的绳子。

  当Denz在接近底部的比较容易的地方向下攀登时,一次小雪崩把他冲走了,他自我制动失败。“我用手抱住脑袋,象一个球一样滚下去,心里怀着美好的希望。”他在给家里写的一封信中这么写道。他滑坠了700英尺,又从一个冰河上端的裂缝里坠落了30英尺,最后掉在了下面的雪盆中的一堆雪里。由于摔坏了,Denz花了两天时间跨越8英里回到了大本营(通常这段路程只要走6小时)。

  两年以后,“压缩机”路线被第三次攀登。

  1983年,Bill Denz在攀登马卡鲁峰西柱(West Pillar)时死于雪崩。那年他32岁。这个故事是从他的访谈、家信和他发表于新西兰登山杂志1981,1983,和1984年的幻灯片讲座手稿中提炼出来的。

 

战争之雾
David Autheman,Patrick Pessi,和Frédéric Vallet在南壁,1994

  文明人的眼睛是看不到塞若·托瑞峰西壁的,它耸立于气候恶劣的西风带中,只有那些喜欢冒险的少数人愿意穿过蛮荒的冰盖来看一看它那结满冰霜的面容。Walter Bonatti和Carlo Mauri在1959年首次试攀这里;Casimiro Ferrari和他的Lecco Spiders队在1974年首次成功攀登;而首次以阿尔贝斯方式攀登是在1977年由John Bragg,Dave Carman和Jay Wilson完成的。

A cold, hard wind blasted through the col. Squadrons of oblong lenticular battle cruisers sailed overhead. Behind came the storm

  路线从Altars的盆地起步,这个盆地象一个竞技场,开口向着冰盖,濒临Cerro Standhardt,Torre Egger和塞若·托瑞Cerro Torre峰的西壁。一条300英尺长的混合路线和一条1000英尺长的冰漏斗通向冰川上的斜坡,到达希望坳( Col of Hope)。再往上3段在Helmet(一个高200英尺的,棉花糖状的一大滴冰霜,它挡住了通往塞若·托瑞峰上部的路)下面有一个雪平台。越过Helmet,是一个石头区,这是一个被1000多英尺铅锤一般垂直的冰冻住的、有夹角的需要混合攀登的陡壁。过了这个陡壁,在山的肩部,600英尺比较缓和的地形,然后是200英尺垂直和有仰角的冰霜,只有通过了这里,才能登上顶峰平台。在顶峰平台,攀登者们还面临着最后30到40英尺高的一个有仰角的冰蘑菇,才能到达最终的顶峰。

  塞若·托瑞峰西壁在现代登山史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很像艾格尔峰北壁原来的地位:在某种程度上几乎每一个登山的人都想尝试一下这条线路。这是世界上最具有传奇色彩的攀登。

  1994年,法国人David Autheman,Patrick Pessi和Frédéric Vallet进行了第五次试攀。他们三人都是高山向导。之前,Vallet攀登过三座8000山峰。Autheman攀登过Fitz Roy。西壁是Pessi第一次在欧洲以外探险,虽然像他的伙伴们一样,他在欧洲有很丰富的高山经验和攀登经验。他们轻装上阵,没有带睡袋,快速向上攀登了上千英尺的复杂地形,越过希望坳( Col of Hope)和200多英尺的Helmet的冰壁。风暴在陡壁那里挡住了他们。

  在山峰肩部的某处,他们艰苦地爬过冰中的一条自然沟槽,然后爬了进去,作为他们的临时避难所。“在洞里,也不是很糟糕,”Autheman说“没风,也不冷。” 虽然他们不知道他们自己在山上的什么位置,但三个人都感觉到顶峰还有很远。他们挤在露营袋里两天时间,第三天中午,风变小了。云包围着他们,他们攀上一段比较容易的冰壁,但第二段就很难了,然后他们目瞪口呆的发现他们已经登上顶峰平台了。他们在另一个自然形成的洞里又露宿一夜。

  在顶峰,法国人决定从相对遮蔽多一些的“压缩机”线路下降。“另外,除此之外,”Autheman补充道“这座山峰还没有被人跨越过。”他们长距离下降了三次到达冰塔的顶端,那里有一个由两个从主峰分离开的塔状山形成的两个裂口汇合而成的马鞍形地带。Autheman,Pessi和Vallet不认识这条路线。他们仔细观察了左边的裂缝,但什么也没有发现。他们看到右侧裂缝的下方一点有一个锚点,他们就选择了使用它下降。他们不知道“压缩机”路线其实是从左侧的冰塔上攀上来的,但锚点都被6英寸厚的冰盖住了。

  他们下降了两次,每一次都找到了锚点。他们第三次下降,当绳子还在原地时,Autheman说道“我们的路线是错的。”云开了,他们得以看见他们偏离东南山脊——“压缩机”路线所在的位置——已经很远了。他们似乎要从东壁掉下去,也许他们在1986年有Silvo Karo和Janez Jeglic的那支斯洛文尼亚探险队的攀登路线的上部。大约3000英尺陡峭的,覆盖着冰的花岗岩路线就在他们的脚下。Autheman清点了装备——8到10个冰锥,一套岩塞,3到4个机械塞,一把岩锥——这些装备用来对付帕塔哥尼亚的大岩壁是远远不够的。他们三人开始了激烈的争吵。

Pessi,Autheman和Vallet从塞若·托瑞峰东壁靠近他们历史性下撤的终点到一个未知区域

  三个攀登者都太疲劳了无法大声争吵,严峻的局势迫使他们说出了所有的想法。他们不知道他们是否在下面可以发现还能使用的锚点。Vallet很乐观地说“好吧,这是一条路线,我们一定可以发现其他的钉。” Pessi对于是上还是下没有什么想法,但Autheman坚持重新向上攀登回去“如果我们找不到锚点,或者如果我们找不到路,想想把,我们就完蛋了,”他说“我一遍遍强调。我想向上攀,但是我没有足够的力量和能量领攀到冰塔顶部的所有绳距了,因此我们拉下了绳子。”

  他们继续寻找钉和有烂路绳的地方,但山壁越来越陡了,在很多地方他们不得不留下装备,以加固那些暴露在帕塔哥尼亚严酷的气候中几乎长达十年的可疑的锚点。“然后我们碰到了一个有仰角的横渡,在这里我们不知道是往左走还是往右走,”Autheman说“当时很难找到下一个保护站了。Patrick是一个很强壮的攀登者,所以由他来完成这一段。他做了一次很大的摆荡。”他们向左边找延伸到底部冰峡谷。为了到那里,他们用光了他们的岩石器材。他们还在冰川上1,300英尺呢。

  峡谷里的冰提供了其他做锚点的可能性,但峡谷也把他们暴露在新的危险之中。从“压缩机”线路落下的小冰块咔哒咔哒地摔碎在裂缝里;一个大块的就可以把他们全打下去。这三个法国人用一只冰锥成功的下降回到地面。

  美国攀登者Conrad Anker,Steve Gerberding,和Jay Smith那天在塞若·托瑞峰下面的一个雪洞里,计划攀登Torre Egger东壁。他们听到了响声“我们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Gerberding说“天气很坏。”没有人走过;也没有人在Patience坳上面。美国人认为没有人在塞若·托瑞峰上面。“我们开始谈起Toni Egger [1959年和Cesare Maestri一起首次尝试攀登塞若·托瑞峰,但是死在山上的奥地利人]的鬼魂,”Gerberding说“最后我们看见他们了,他们当时好像在斯洛文尼亚路线上6个绳距处,我们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Toni Gutsch 和 Alexander Huber 攀登“压缩机”路线
图为 Toni Gutsch 在跟攀

   法国人用掉了他们所有的冰锥,之后把冰镐也一个接一个地打在冰里留下了,一段一段的下降。最终,他们下降过了冰河上部的裂缝,之后,在雪上滚过100码来到了美国攀登者面前。美国人为令人惊奇的来访者准备了食物和饮料。“他们看起来很憔悴,”Gerberding说“但决心很大。”“我们终于到底了”Autheman说“什么也没有了。在山里,你必须要为你想做的事情做好准备,但有时候你只需要一点运气。”

  作者 Gregory Crouch,Climbing杂志的高级编辑,在他的书《Enduring Patagonia》记录了他自己在帕塔哥尼亚的探险。该书由Random House出版。

 

 

“压缩机”线路topo图

 


本文著作权及其他权力属于本文作者所有。
非经作者许可,任何传统出版物、盈利性的网络媒体不得以
任何方式转载或引用本文的全部或部分,包括文字与图片。
作者许可非盈利性质的公益性网络媒体转载或引用本文
且必须包含作者署名,其目的仅限于学习和交流。
任何侵犯作者著作权的行为将可能导致道义上的谴责或法律制裁。

京ICP备05053585号